無法永遠飛翔的熱氣球--《她是我姐姐》讀後
          2005/05/02

  本書共有〈她是我姊姊〉、〈愛買首飾的男生〉、〈盼望的婚禮〉、〈不可愛的天使〉、〈蟋蟀的哭聲〉與〈齒痕〉這六篇。雖然以殘障兒童為本書最重要的元素,但只有〈盼望的婚禮〉以殘障兒童本身作為主角,其他皆以殘障兒童周遭人們的觀點寫作。

  六篇中,以〈愛買首飾的男生〉與殘障兒童的關係最為淡薄。本篇環繞著被欺負的小男生阿朗打轉,讓他受到同學輕視排擠的部份原因是他每到一個地方就會買一些女生的飾品,於是同學間流傳著他有變裝癖、是個陰陽人等胡亂猜測的謠言。其實阿朗是個心地善良的孩子,他很照顧鄰居家的殘障兒久美,常常買她最喜歡的首飾送給她,讓她開心。直到老婆婆仗義直言之後,孩子們才知道誤會了阿朗,但阿朗早在久美也過世後就搬家轉學了。殘障兒久美在本篇的份量並不重,而阿朗則只是普通的小男孩,他擁有許多優點,卻不善處理人際關係,也因此造成本篇的許多誤會。本篇中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孩子們的殘忍,因為他們什麼都不知道,所以也沒有同理心,只能以表象判斷事物,然後什麼也不顧慮的做出了(最壞的)反應。

  同樣的例子也出現在〈齒痕〉中,這篇的主角正是欺負殘障兒的學生,他們只是看到了殘障兒行動不變的模樣就輪流伸腳絆倒他。可是出乎他們意料的是這個「理應」不堪一擊的「玩具」卻比他們想像的更聰明,而且還強力的反擊了。雖然主角與朋友仗著殘障兒不善於表達而編出了謊言,成功的瞞住了事情的真相,愧疚卻在主角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傷痕。殘障兒因為先天條件受限,被欺負、被冤枉的時候都無法為自己辯白,也缺乏自保的能力。他們沒有辦法周詳的計畫、思考,整理出完善的說辭,一如〈不可愛的天使〉中被小玲欺負的久枝和〈蟋蟀的哭聲〉中被冤枉的阿智。不過在〈不可愛的天使〉中,小玲的角色更讓人心疼,小玲自己長久以來受人欺負,就算佩服久枝勝過常人的天賦,為她畫圖寫故事,依舊無法改變欺負她的矛盾習慣。在〈蟋蟀的哭聲〉中,可以看見阿智媽媽所受的傷害極深,就算洋子的爸爸查明真相後,良心發現的向各家道歉,並且帶著女兒登門陪罪,阿智媽媽一看到仙女棒仍是成了驚弓之鳥。殘障兒的教養比一般孩子更困難,殘障兒的父母除了不斷的付出付出再付出,還得面對他人的異樣眼光以及來自四面八方的壓力。

  在〈她是我姊姊〉中,最讓人感動的就是爸爸讓姊姊自己付帳的一幕。雖然從早到晚的辛勤工作只能賺得微薄的薪資,但姊姊卻是全心全意的想請家人吃飯。她無法了解也沒想過薪水夠不夠付帳,只是是單純的想在第一次的發薪日「請客」。媽媽的眼眶紅了,爸爸偷偷的把鈔票換過,而一直無法承受他人異樣眼光的弟弟則終於不再以姊姊為恥,因為她有一顆很棒的心。很多時候,因為沒有太多的計算與狡詐的心思,殘障兒比一般人更善良。

  全書中最棒的一篇是〈盼望的婚禮〉,患有腦性麻痺的主角阿剛與同學美雪的親人都將舉行婚禮,一直十分期待的美雪卻因家人怕丟臉而不能去,就連阿剛的阿姨都代表親戚到了家裡勸說,但姊姊與準姊夫卻堅持做弟弟的一定要參加,準姊夫甚至為阿剛訂了輪椅的特別席。殘障者所需的不僅是愛心,更需要他人的尊重,如此難得的寬容與體諒已經讓人十分感動,但腦性麻痺的阿剛卻做了件誰也料想不到的事。當老師問起婚禮如何的時候,阿剛顧慮到一旁美雪的心情,竟脫口說出自己也沒去……。雖然被禁錮在無法自由行動的軀體中,阿剛展現的高貴情操卻令人動容,而本篇最後阿剛的心情獨白更是巧妙的表現了殘障者的處境與悲哀。

  於是最後又想起了日本電影《老師》中,主角帶著同學窩在學長的小房間時,滿屋窒息般的沉重。越接近所謂「正常」的孩子越能了解現實的殘酷,也因此更加痛苦。本書中雖未點明,但〈她是我姊姊〉中那只裝著三千日圓的薪水袋已經隱隱透露了一絲辛酸。誰都無法給他們一個光明燦爛的未來,於是也只有乘著熱氣球高高的飛上天際了。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