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剪翼──《遠離非洲》狂想
          2003/07/06
          2005/07/22

  你來你走。
  想我的時候,你便乘著莽原的熱風而來。

  爐上的茶還沒沸呢!
  眨眼,又只剩那旋律伴著我。

  你來你走。
  你有雙黃色的翅膀,而我,只有甜蜜的夢與無盡等待。

  我從未懷疑你的愛,但你的不忠,我卻太晚明瞭。
  不!我從不是你心中的第一。

  ……若這真是一場背叛就好了。

  望著桌上的剪,我是否偷偷想過……
  毀去那雙美麗的翅膀?

  在我找到答案之前,你已微笑著墜落,與最愛的自由相殉。

      少年終於摘下了桂冠
    長眠

  於是,我終於明白,
  你從未屬於我們。

  你從未屬於我。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幻想國國王與唐吉訶德少女

          之一  幻想國國王

  從前,有個國王,儘管王國裡只有他一個人,但他依然過著快樂的日子。

  一天晚上,當國王正在看書的時候,可怕的魔獸巴卡沙突然侵入了小小的幻想國。從眼角瞥見了那恐怖的黑色身影,國王匆匆找出了他的長槍,但魔獸卻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

  國王拿著長槍在王國裡巡視著,穿過了淺綠色的草原、鵝黃色的沙地與藍色的湖泊。最後,國王追著魔獸的蹤跡,來到了王室的寶庫之前。

  雖然寶庫是緊閉的,但巴卡沙或許從門縫中鑽進去了也說不定,國王深吸一口氣,高舉長槍,一腳踢開的左邊的門──

  沒有。門的上下左右都沒有,滿滿的寶物中也看不見怪物的身影。國王再次深呼吸,一腳踢開右邊的門──

  還是沒有。毫無疑問,魔獸一定躲進寶庫深處了。國王無奈的看著上下三層的寶庫。如果他將寶物一件件搬開,或許可以找到巴卡沙的蹤跡,但他卻不能一手拿著長槍,只用一隻手搬開寶物──如果巴卡沙趁他搬開寶物的時候突然衝出來要怎麼辦呢?

  可是,不除去魔獸,難道要讓牠在自己的領地裡胡作非為?

  看著塞得滿滿的寶庫,國王只有嘆息著關上了門。

  這時,國王的弟弟剛好經過,弟弟一聽到巴卡沙入侵,就向國王說:「你要不要先到我的領地來休息一晚呢?我的王國雖然亂了一點,至少沒有魔獸。」

  國王想想,也對啊,為什麼要在群魔亂舞的夜晚跟巴卡沙硬拼呢?但國王還是不甘心的瞪著寶庫,舉起長槍大吼一聲:「我會回來的!」

  然後,國王才跟著弟弟到了他的王國。

  正準備上床睡覺,國王卻愕然發現,他的枕頭上躺著一隻巴卡沙的幼蟲。

  國王立刻奔回幻想國,取來長槍,殺死了小巴卡沙。

  雖然弟弟又給他另一個枕頭,但躺在新的枕頭上,國王卻翻來覆去的,怎麼也睡不著。

  明天,明天他一定會殺死巴卡沙!

  但是,如果他明天依然找不到巴卡沙呢?

  他總不能每天晚上都躲到弟弟的王國來吧!

  如果……如果巴卡沙趁著他睡著的時候離開了呢?

  那麼永遠找不到巴卡沙的他,是否會永遠的尋找,永遠為那杯弓蛇影的黑色魔影感到恐懼?



※ ※ ※



          之二  唐吉訶德少女

  夏天的晚上,正確的說法該是凌晨,父母都睡了,她在房裡看書打字,一如以往。

  眼角忽然瞄到一溜黑影,一隻橢圓型的黑色生物快速的從她床上爬了過去。黑色生物停在牆上不動,她趕緊找出電蚊拍。哪知拍子才剛舉起,那奸詐滑溜的傢伙已經躲到了床頭後方。

  她掀開湖水綠的涼被、拉起鵝黃的床單,推開藍色的沙發床……最後望向床後方那兩扇白色的門,入侵者想必是躲進衣櫥裡去了。

  她握緊電蚊拍,手心微微發燙,一腳撥開左邊的門──

  沒有,不在門上,不在衣服上,深藍色的書櫃上也不見入侵者的蹤影。

  手握得更緊了,她深深吸氣,踢開右邊的門──

  還是沒有。

  這隻蟑螂也未免太會躲了一點。她咒罵著皺起眉頭,想到那傢伙正在衣櫥裡大搖大擺的嚼食著她心愛的漫畫,厭惡與憤怒的情緒同時盤據腦海。

  但是……天曉得牠躲到哪裡去了?難道她要把衣櫥裡的東西全部搬開,把牠找出來嗎?首先,樓下那最怕吵的老太婆就絕對不能忍受半夜搬東西的聲音,更不用說她這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不可能有那種一手拿電蚊拍一手搬漫畫的能耐。

  害怕嗎?多少有一點吧!多年的敵對下來,早已分不清是由恐懼而厭惡,還是因為厭惡所以恐懼。無論如何,要她跟這傢伙和平相處是絕對不可能的!

  現在要怎麼辦呢?難道要她像個白痴一樣的在這裡守株待兔?沒抓到牠的話,今晚也甭睡了,光擔心牠什麼時候會爬到臉上來就夠受了。

  同樣晚睡的妹妹剛好從房間出來。聽到蟑螂躲進她的衣櫥,妹妹聳聳肩:「要不要來我房間睡?我房間雖然很亂,至少沒有蟑螂。」

  妹妹抱著她的枕頭與被子回去收房間的時候,她依舊看著衣櫥發呆。

  如果她會魔法的話,就可以用個搜尋魔法,把牠找出來大卸八塊;如果她是武功高手,就感應出十丈內飛花落葉之聲,然後送上一指讓牠粉身碎骨;如果……

  如果只是如果,她畢竟不是幻想國的國王,只是把電蚊拍當成長槍的唐吉訶德少女。

  「我收好了!」

  聽到妹妹的呼聲,她不甘心的舉起電蚊拍,朝著衣櫥與龜縮其中的蟑螂撂下一句小說中必備的退場詞:「巴嘎!你給我記住!我會回來的!」

  放下電蚊拍,她穿過黑暗,來到妹妹的房間。妹妹已經睡了,她打開燈,赫然發現她的枕頭上有個黑色的小點──小了一號,薄弱的雙翅也無力飛翔,醜惡卻半點不減。她跑回房間拿電蚊拍,輕而易舉的解決了小蟑螂,然後把枕頭丟進洗衣機。回到妹妹房間,抱著妹妹借她的新枕頭,躺在夜半不眠的城市光影中,翻來覆去的她,睡不著。

  明天,她一定會宰了那隻不知死活的蟑螂——如果牠還在的話。可是,如果牠半夜離開了呢?那她是不是要每夜每夜的望著衣櫥不敢成眠?

  原來,她的敵人不是旋轉的風車,更不是會飛的大蟑螂,而是那個被名為恐懼的惡魔所俘虜的自己。



  所以,膽怯的唐吉訶德少女啊!正視那惡魔醜陋的面貌,正視自己心中的恐懼,不要逃避。高高舉起你的長槍,向那風車衝去吧!

  你一定可以的。

  不管被惡魔擊敗幾次,都不能逃避。如你第一次克服恐懼,直視牠醜惡身影的時候;如你第一次向牠舉起武器,正面迎上的時候。即使尖叫著也要將敵人殲滅於槍下,鼓起那小小的勇氣,總有一天,總有一天,你必能擊敗心中的惡魔。

  你一定可以的!因為,你就是那小小幻想國的王呵!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