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4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Cosi Fan Tutte

2003

女人的貞節就像阿拉伯的鳳凰

人人都發誓他存在

但誰也不曾見過

愛情是個靈活的小賊

他要來便來,要去就去

你豈能控制得了他?

Dorabella咬著指尖輕笑,

「我甜蜜愚蠢的Ferrando呵!

我怎會認不出那薄薄面紗與假鬍子下的你?」

「看哪,你愛人的吻輕啄著這小夥子的金髮呢!

可有一把名為忌妒的火在你心底燒起?

那曖昧的低語可灼疼了你的心?」

Fiodiligi仍在猶豫,

「為何我要配合那老光棍的愚蠢把戲?」

「噢,我親愛的姊姊,」

Dorabella摟著那雪白項頸,

「女人何必表露出她的聰明與心計?

傻傻落入男人的圈套,

才能博取他的歡心!」

「但我愛Guglielmo,我不能背叛我的愛情!」

「我又何嘗不愛我那傻愣愣的Ferrando

Cosi Fan Tutte女人皆如此啊!

我們戀愛然後哭泣然後歡喜然後痛苦,

我們一次次捨棄自由,

一次次扭曲自己好適應那雙過小的玻璃鞋。

我們總離不開那百般缺點的他,

只為那小小的願望──

Cosi Fan Tutte

女人皆如此,我們都要幸福。

「所以,我親愛的Guglielmo請痛飲失意。」

Fiodiligi坦然一笑,轉身投入Ferrando的懷抱。

Cosi Fan TutteCosi Fan Tutte

別將女人看得太輕

既然信任只換來你的試探與得意忘形

那麼,或許只有拋棄,

才讓你懂得珍惜!

※莫札特歌劇《女人皆如此》(Cosi Fan Tutte)  劇情介紹請按我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象很奇怪之
    討厭的龍珠
          2006/04/27

  據說只要得到龍珠,所有傷勢都會痊癒,死人也會復活。所以,據說那部我沒看過的經典漫畫就此開始了死與復活的廉價循環。

  龍珠啊龍珠,有誰知道萬惡龍珠的邪氣不是影響配戴者,而是毀了那些操盤的背後靈呢?坐在螢幕前的人心中抱持的不外乎對角色的關懷、期待與愛惜。展現了一段精彩的RP,為他擊案叫好;受了委屈,為他不平;傷心失意,為他掬一把同情淚;收掉了,悵然若失。情感的投注,不妨稱之為熱血,那可以讓人忽視很多的缺陷。

  唯獨這個無法接受。生命可貴,當小鳥躺在輪椅上死得隨隨便便,就算知道等一下龍珠會生效,還是一樣無法接受。下一集換西風,於是知道操盤者們根本是玩上癮了。覺得她可愛是一回事,事實上現在她能不能復活都不重要了。
  死,是永遠的別離。角色收掉了之後就再也見不到他,所以期待他被收得漂亮、能夠死得其所,一如現實中人們對身後之事的注重。生死之間的界限一旦模糊,怎不叫人無所適從?畢竟他們不是吸血鬼那種不死生物啊!對有血有肉的人來說,死亡是句點。寫文章都要鳳首豬腹豹尾了,何況一生?

  這樣粗糙拙劣的手法,甚至比不上宵與姥婆婆。這個新角色除了無限的為什麼讓人想起B邪之外,並未投以額外的注意。姥婆婆自刀瘟一戰開始也遜得不行,雖然一直到收掉為止都只有跑龍套的表現,但她畢竟是以自己的理由選擇了死亡。
  她為了保護宵而死,而宵只想挽回這個他唯一重視也唯一真心對他好的人,儘管她已腐爛見骨。姥婆婆的寧死也不背義和宵的單純執著、無法如願的守候對比小鳥和西風,真如雲泥。正因死的不可逆,正因斷臂的不可接續,所以死與犧牲才有其意義與震撼。當死人可以隨隨便便復活,那麼除了玩弄觀眾之外,還有什麼價值?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羽獍弦歌
          2006/04/24

  我不太喜歡胡琴的聲音。小時候每次到中正紀念堂,總會在樹林後暗影幢幢的圍牆邊看到老人拉著胡琴。那聲音沉厚,轉起來總有一點兒尖銳、一點兒粗嘎,像極了老人臉上深刻的皺紋,滿載歲月的沉重。
  所以拉著胡琴的飛翼零式登場時,一樣不抱好感。繼菜籃頭之後,又一個無良耍帥打歌男,差別只在於他的胡琴還不難聽。
  對小鳥的觀感轉變於缺仔出場,原來他不是耍帥,只是呆。他的胡琴,則在與缺仔一戰後變得動人。因為無奈,他有資格拉琴;因為悲哀,他有資格傷心。

  但弦歌之所以悠揚,卻在於它並不搧情。
  弦歌沒有好萊塢配樂催淚,只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憂傷。二胡幽幽的訴情之後,是鋼琴清脆的應和。主旋律的二胡婉轉細緻,伴奏的鋼琴柔和中不失清亮,兩者交織而成的哀愁,柔美而不沉溺於悲傷。我向來鍾愛人聲,但弦歌不需要──二胡與鋼琴自會說話。

  無言勝萬語,心中的鬱悶也隨之紓發。老虎懷抱著根深蒂固的恐懼,初生之犢無法接受的卻是與義理相違。立場不同,觀點不同,唯一相同的大概只有堅持而已。江湖無奈,人無奈。

  羨慕笨貓。嫩白腳掌、粉紅色肉墊,剛洗過的橘子外套與雪白襯衫一樣耀眼。懶洋洋的趴著,睜著夢幻的左眼,豎起耳朵發呆。弦歌流轉,不似魔笛好眠。悠揚弦音裡,又是一夜祥和。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22 Sat 2006 12:07


          宋仁宗慶曆五年八月,歐陽修被貶,出任滁洲太守。

看,
  環滁皆山

飲,
  釀泉之酒

呼,
  人聲雜亂

應,
  水聲潺潺

歌,
  一曲江山

樂,
  太守何樂?

醉,
  醉翁頹然

    意豈在酒?
          在山水?

                環滁皆山!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今天
          2006/04/22

  今天的陽光很美,昨夜的我很早睡。所以六點鬧鐘響時,我正在泳池中玩水。

  回到家,泡一杯香甜的焦糖卡布奇諾咖啡,奶泡加倍。切一塊重乳酪蛋糕,在微風三重唱的輕拂下享受晨光的滋味。

  按下開關,倒了一大匙的熊寶貝,幻想晚上會有香噴噴的棉被。拿起拖把,掃去一週的灰,將衣物與書本歸位。輕輕吹熄燈上的火,今天的我,適合茉莉的甜味。

  床單與棉被摟著春風說他們要享受甜蜜直到夜晚,被拋棄的主人哼著歌兒炒了一捲蛋包飯。在金黃的蛋皮上擠了大大的紅色愛心,好久不見的早餐立刻被幸福填滿。

  換上最愛的洋裝與風衣,灑一身香氣。皮膚說它喜歡今天的空氣,於是只擦了一點唇蜜。嗯,鏡子裡的女孩今天特別美麗。美麗的小姐呀,你可願陪我逛街去?



  今天,為了今天,不理纖瘦荷包的啜泣哀呼,買了夢寐以求的咖啡機與茶具組。好提醒自己,以後的每一個上午,無論啜飲阿薩姆或冰漂浮,無論蓬頭垢面或濃妝艷抹,無論憤怒沮喪悲傷哀哭,都要記得今天的幸福。

  Cosi fan tutte,女人皆如此。我們都要幸福。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象很奇怪之
    採花賊的力爭上游日誌
          2006/04/18

  我翻桌了。

  總之當那個留著一撮褐色蟑螂鬚的木乃伊走進笑蓬萊時,血流成河的大象立即變得慘不忍睹。什麼鬼啊這個,延續勘二的狗血傳統繼續亂灑也就算了,道貌岸然的天波先生離開公法庭之後竟然開始跟妖姬阿姨調情!沒錯,就是調情!……雖然手段遜到我完全不想承認。

  儘管公法庭一事無成,四教的四分之三跟手下又很糟糕,但是天波先生跟黑橋牌在一起的時候還蠻可愛的啊!結果一加上(卸下?)偽裝就完蛋了。對不起我剛開始不應該懷疑你是尋老伯的目標之一,就算真的被安排成魔王,也只有鬼梁阿伯的那種等級而已……其實應該更遜。


  那到底算哪門子調情、哪門子愛撫啦!

  所以,雖然現在看起來很高貴(不過服裝品味差了點),又交了兩個好朋友,但是,天波先生你根本是個金盆洗手多年的採花賊吧!……難為你還如此力爭上游。



  只是……最可憐的還是我吧!這不是代表從現在開始到天波先生收掉為止,只要他一出場,我都得指著他的鼻子大叫「採花賊」嗎?

  很累耶!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聽說最近流行玩自己的角色?
          2006/04/08

落羽的素質分析:
  • 心中的黑暗面:26.79%
  • 變成天空中微笑的大臉:26.41%
  • 召喚獸:26.03%
  • 被龍吃掉的可能性:17.15%
  • 風屬性:2.72%
  • 鋒頭被配角搶走的可能性:0.87%
  兩次一日團的武僧,基本上……我跟她真的不熟啊!(光速逃)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Apr 08 Sat 2006 18:24
  • 甜食

甜食

  喜歡甜食。

  ──喜歡鮮奶油在口中融開,那滿腔的甜膩,彷彿滿溢的幸福。
  ──喜歡巧克力那細緻濃郁的微苦香甜,那一點點兒的苦,讓甘甜的滋味幸福得理所當然。
  ──喜歡鋪上厚厚奶泡的焦糖瑪琪朵,絕妙的香醇柔和,恰似情人在耳畔的輕啄淺吻。

  是呀!吃著甜食總讓人感到幸福。

  尤其,滿懷苦澀的心情時,所有的鬱悶彷彿都淹沒在那麻藥般飄飄然的甜美裡頭。



  只是……結帳時,回頭不經意的瞥見滿桌杯盤狼藉,忽然,打了個寒噤。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慶生會外一筆
          2006/4/2

  「今天很有cos的味道喔!」

  頭髮抓了一半夾起,仿小白的眼影,(有點)低胸的橘色魚尾洋裝上罩紅色蕾絲領薄紗外套,金色涼鞋配上手腳金褐色的指甲油。很閃亮,我知道,因為我從禮拜四買到衣服之後就開始策劃。

  但我不是coser,我沒有辦法扮演任何人,也無法說服自己去詮釋一個不屬於我的角色。與其說我是cos自己,不如說我在表演。

  展現屬於今天,屬於慶生會的心情;享受頂著這個妝,穿著這套衣服的樂趣。衣服從來就不是重心。只要我想穿,我就會穿。只要時間與地點可以配合,想華麗就華麗、要休閒就休閒,何必在意別人的眼光?

  其實,觀察其他人的表情與反應也很有趣──竊竊私語者有之;眼光亂飄者有之;道貌岸然者有之;但是,大人做出各種不同反應的時候,他們手裡牽著的小朋友們,卻沒朝這裡多瞧上一眼。

  當然,不管怎麼樣,出門和回家時,我一定會多加一件外套。

  保守而自以為是的文教區不比繁華東區,生長之所在與萬眾皆不識的鬧街大不相。三姑六婆的閒言閒語、薪水小偷的黃金牢籠啊!

  這裡真的沒有人可以讓我拿「親愛的」當作發語詞。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女人皆敗家之
    歇斯底里
          2006/4/1

  看到後頸與肩膀整片發紅的時候,名為「理性」的那根神經再度崩斷。

  話說生平第一次在專櫃大敗保養品,是因為在八仙樂園曬成烤焦麵包,從此走上了不歸路。而這次呢,該死的居然是因為一早以為今天是陰天,脖子沒防曬,然後整個早上都陪小鬼們在操場上曬太陽!(喔,不對,是他們坐在棚子裡納涼,我在外面東奔西跑。)

  下午補眠起來,正準備按照預定行程去作腳跟作臉(又是敗家)的時候,赫然在鏡子裡發現那片該死的顏色。

  喂!人家明天打算要穿細肩帶小(?)洋裝出門的耶!

  偏偏孤苦伶仃的流落在外,專門對付曬傷的特殊裝備一樣都沒帶。於是在南西洩憤完畢之後,立刻飆回家完成補給重任。

  目前的戰略是集中火力速戰速決,戰術如下:

    一、OGUMA強氧抗曬水美眉連發;
    二、資生堂一瓶80元的艷容露(冰)以及瑪迪芙一公升裝薰衣草柔敏防護保濕液交替連敷;
    三、丹堤凍膜(冰)與丹堤膠原面膜(冰)輪流敷;
    四、蕾莉歐玫瑰身體乳補完。

  今天晚上與明天早上兩次大舉進攻之後,如果沒有顯著改善,可能會派出新加入的雅詩蘭黛軍團參戰……雖然是美白效果。

  什麼?浪費?唉,從MO2拿回整套產品之後就知道,保養品用不完才是浪費。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