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1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教室裡罵髒話

2007/11/27

喵的,老遠借了兩趟單槍兩條線花了老半天還不能用已經夠不爽了,還被質疑是我不會用。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一樣米養百種人

2007/11/22

而我就是吃了會上吐下瀉的那一種。

雖然這系統確實有著美好的構想、美好的願景以及能幹善良的輔導者。

 

如果這適應不良跟我的憤怒有關,倒還好辦──可惜不是。

雖然,至今餘怒未消。

那是一股沒有身歷其境的人難以理解的巨怒,由一整年的挫折、壓力、痛苦、恐懼與無助所構成的恨意。

是的,恨意。一個嘴裡從未吐出的字眼。

Damn you. 我恨你們。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皇甫端木因緣列表(初至八)
【初】對自身血統的驕傲【上】
  • 【初】崇拜爺爺端木挽瀾【上】
外祖父端木挽瀾無論人品、實力皆為儒門之首,一直是端木流觴崇拜、效法的對象。
  • 【初】依戀母親端木秋水【上】
從小聽著母親的無數優點長大,雖然自己毫無印象,但對母親相當依戀。
十二歲時,在母親生前最喜愛的小院中遇見貌似母親的女子,雖然心知母親已死,仍心甘情願的為其所騙。
  • 【初】尊敬祖父皇甫嵩【上】
皇甫嵩雖為親祖父,但感情不深。敬佩他的功業、為人與操守,並以此血統為傲。
第八回 祖父的成名武器青龍槍竟落入郭嘉手中,郭嘉並能使出五成的槍法。最後奮力奪回。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的夢想

這種作文題目實在不好寫。記得我第一次寫這種作文的時候,咬著筆桿苦思了一天一夜還是寫不出來,最後只好捧著白卷去找鍾老師請教。鍾老師搖了搖頭,告訴我:「文章就像一條魚,分成頭、身體、尾巴三個部份。另一種分法,則是『起、承、轉、合』四個部分。『起』相當於『頭』,也就是文章的開頭;『承』和『轉』合起來是身體,也就是文章的主幹;『合』是『尾巴』,也就是文章的總結。」看我似懂非懂的模樣,鍾老師嘆了口氣,說道:「以這個題目而論,『起』是告訴讀者『夢想的內容』,『承』是『夢想的實踐方法』,『轉』是『實踐夢想的困難之處』,『合』是『總結前三段所言,還有對夢想與自己的期許』。」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國】
第五回 群龍會首  第四節 知己知音

黃鼠狼放開短短的四足,在樹林中苦追一陣,跟著那名走起路來一跛一跛的黃巾來到了一個山坳。山坳裡約有二十來人,那些人身上盔甲與方才來襲的幾名黃巾一模一樣,但頭上並未繫著黃巾,也無任何旗號。黃巾走向一個看似隊長的漢子,垂首道:「弟兄們全犧牲了。」

那隊長哼了一聲,道:「那你是臨陣脫逃了?」

那黃巾忙道:「小的上陣向來奮勇殺敵,這回可也劈了他們裡頭一個綠毛妖怪幾刀,叫他三個月下不了床。可是他們不但會妖法,還飼養了大批兇猛禽獸,小的最後還是挨了一箭給他們拿住了。」說著便加油添醋的敘述對方如何嚴刑拷打,他又如何寧死不屈,最後憑著自己的聰明機警趁對方內鬨之時逃回。末了又道:「小的一路上勘查過,沒人追蹤。」

那隊長不去理他,走向一名騎在馬上的老者,報告此事。老者哼了一聲,罵道:「飯桶!飯桶!留這些飯桶何用?」那隊長聞言,便舉起手中長槍,一槍直刺那黃巾胸膛。那一槍既快又狠,黃巾全無防備,一聲未吭便即斃命。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天殺的一字多音審定表

2007/11/1

改考卷改到吐血,容我抱怨一句──一字多音審定表到底便宜了誰?當家長考倒老師的時候有機會趕快翻書找解答嗎?但是,當多音字被審定表合併為單音字的時候,我們的生活卻不是這麼一回事啊!

語言本就是約定成俗,當一個錯字在典籍中被抄寫千年之後,當它已深入我們的文化血脈之中,誰能再說它是個「錯字」?明訂一個「標準」,從此之後可以有所依據,這想法看起來很不錯,實際上卻違背常理。

因為,我們所學習的語文來自於文化,而非課堂。忘了哪一本書說的,文化即生活。意思是我們生活中所接觸的每一塊看板、每一段標語、每一則廣告、每一段錯字連篇的新聞跑馬燈、每一句火星文、每一本書(雜誌、小說、漫畫)、每一個表情符號、每一齣戲劇(不管是布袋戲、八點檔、偶像劇、日劇還是韓劇)、每一張報紙、每一首歌,才是我們真正學習語文的來源。(當然,我們學習到的不只是文字,還有文法、邏輯、是非觀、價值觀等所有可被歸類於文化項目的事物。)

舉例來說,在這篇文章中每一個錯誤的字、標點與用法可說是來自於我所接觸的文化所帶給我的影響(萬惡新注音亂選字例外),而且也將灌輸到每一個閱讀者的腦海中,成為他們的一部分──除非他們有足夠的語文能力辨明對與錯。

那個「絕對的對錯分際」多半來自課堂,否則依靠語感的人頂多只能說:「這句我覺得有點奇怪。」卻不知其所以然。可惜的是,我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來學習語文,一般課堂上所教僅是基礎,其餘皆留給中文系的專家。所以,一般人能辨明的謬誤其實不多──或者,也覺得不甚重要吧!

我們感覺的對與錯,我們的語言,其實就是生命的積累。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