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騎士】

Diary, K

CH.2 來自波佛的家書〈二〉

親愛的賽希,

我本來以為可以睡個好覺的,結果半夜被隔壁房間的談話聲吵醒了,是米娜阿姨和卡莫叔叔。好像是米娜阿姨又覺得有人在偷看了,要卡莫叔叔去外頭瞧瞧。

我想我跟雨果也去好了。

 

回來了,剛剛寫到哪裡呢?

喔,我跟雨果下樓後沒看到什麼人,卡莫叔叔扛著他的釘頭鎚在外面巡邏了一圈,也是什麼都沒發現。現在卡莫叔叔跟米娜阿姨在餐廳裡休息,因為等一下卡莫叔叔就要上哨了。他們看起來感情很好的樣子,我想我還是不要去打擾他們好了。

不過我跟雨果會在樓上的窗邊注意外頭的。如果找到那個鬼鬼祟祟的傢伙,我和雨果會給他好看。

 

……我好像聽到樓下傳來重物落地的聲音,我是不是趴在窗邊睡著了?

門口來了兩個警備隊員,他們是來叫卡莫叔叔去上哨的。他們在敲門,可是樓下沒有人回答。

我要下去看看。

請原諒我,我現在不太知道我在寫什麼。

我希望可以寫得有條理一點,但是這個晚上發生了好多事情,我的腦子也亂成一團。

但是我得把線索湊起來,我一定得這麼做。

 

我到了樓下以後先去開門,我叫雨果到餐廳裡瞧瞧發生了什麼事。門外的兩位警備隊員一聽到卡莫叔叔和米娜阿姨在餐廳裡,一個吹起了口哨,一個哈哈大笑。

但是他們的臉色很快就變了。

他們和我一樣,看到了從餐廳爬過來的雨果。雨果跟平常一樣,但是牠踩過的地毯上留下了一個個紅色的腳印。

我是第一個跑進餐廳的。

我一直以為我已經看過夠多的傷口,不會因此感到恐懼,但我還是忍不住吐了起來,吐在卡莫叔叔的屍體旁邊。卡莫叔叔倒臥在血泊裡,他的身上有著許多鈍器擊打的痕跡,他的後腦……

親愛的奶奶,希望你不是剛吃過晚飯。

我忘了我有沒有哭,我只記得米娜不見了。地上有著一道長長的血跡,看起來像是有人拖著什麼東西走過血泊。

我想到了失蹤的米娜。

一個警備隊員轉身往前門跑去,叫道:「我去敲警鐘!」

另一個人和我一起沿著血跡追去,血跡穿過了廚房,穿過了敞開了後門,一路消失在黎明前最昏暗的暮色中。我們沒有停下腳步,就這麼追了出去。當外頭晚風與露水拍打著我的臉頰時,我突然感到一陣戰慄──因為憤怒。

沒有多久以前,卡莫叔叔和米娜阿姨都還好好的。卡莫叔叔坐在餐廳裡他那張大扶手椅上,把他的釘頭鎚放在旁邊。米娜阿姨坐在他的腿上,在暈黃的燈光下,笑得好甜。

如果那時我也留在餐廳裡就好了!

我忍不住回過頭,望著黑暗中唯一的光亮,餐廳裡油燈的光芒。曾經照亮他倆笑容的燈光,如今卻照著卡莫叔叔慘不忍睹的屍體。孤伶伶的一個人,躺在血泊之中。

而米娜阿姨呢?全心全意的信賴著卡莫叔叔的米娜阿姨被兇手帶到哪裡去了?

我的心痛得像是要裂開來了,我用盡所有的力氣,朝著樓上大喊:「阿傑大笨蛋!卡夏爾!索里埃!快起來!米娜阿姨被抓走了!卡莫叔叔──」我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說,像顆洩氣的皮球般哽咽著,喃喃的說:「卡莫叔叔死掉了……」

我不知道阿傑他們有沒有聽到,但我沒辦法等下去了。我在路口追上了那位警備隊員,卻發現他徬徨四顧,一臉茫然。

我點亮了掃把的尾端,照亮了路面,但這裡沒有血跡,也沒有腳印。這時候村裡的警鐘響了,索里埃和波波一起追上我們,後面還有卡夏爾、阿傑和昨天晚上跑去旅店的銀天大叔。索里埃趴在地上,跟波波一起嗅著路上的味道。看到波波,我心裡燃起了一線希望,波波是一隻很棒的牧羊犬,牠一定可以找到米娜阿姨的。

沒多久,索里埃的聲音從柵欄邊的空地上傳了過來,「這裡有腳印。」

我沿著腳印的方向追了過去,索里埃很快的跑到我前方,帶著我們穿過泥地,來到了幾戶住家之間的巷弄。這裡是碎石子鋪成的小路,索里埃沒有再發現腳印。

警備隊員這時已在鎮上四散巡邏,銀天大叔叫來了三個警備隊員,他們一聽到兇手可能在這些巷弄間就不讓我們進去了。警備隊員要我們去找幫手,我本來想說服他們讓我們一起進去的,但是阿傑搶在我之前開口答應,然後在他們轉身走進巷道之後聳聳肩,對大家說:「走吧!」

我們在巷子中追了一陣,就聽到前面傳來警備隊員的驚呼和斥喝聲。我一聽見鈍器撞擊在人體之上的聲音就忍不住加快腳步往前跑,但索里埃卻抓著我的領子把我提了起來。

「你的光會暴露自己的位置,太危險了。」

「如果你再這麼做,我一定會討厭你!」我說完,忿忿的熄掉了掃把尾端的光芒,掙脫索里埃的箝制往黑暗中跑去。

兩個警備隊員搖搖晃晃的往我們走了過來,有一個人是完全倒在另一個人身上的。支撐著同伴的的那個警備隊員一看到我,就皺個眉頭說:「你怎麼跑進來了?快出去!那傢伙力氣太大了,這裡很危險!」

我搖了搖頭,「我是最後一個看到米娜阿姨在餐廳裡陪著卡莫叔叔的人,如果我也留在那裡,或許就不會有這種事情了。我幫不了卡莫叔叔,但我一定要幫米娜阿姨!請別因為我只是女孩子,就叫我留在安全的地方!」說著,我伸出手,按上了傷者的額頭。

自然之女的手也是醫者之手。

大自然賦予我的力量流入了傷者的體內,他站直了身子,不可思議的望著我:「這是醫療的神蹟!你是牧師嗎?」

我搖了搖頭,說:「我是自然之女。」

他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已經很久沒見到你們了,我還以為那只是傳說。」

「我們一直都在。」說完,我走進了巷道深處。

第三個警備隊員正在巷道中尋找,他轉頭看見我,正要說話時,一樣東西呼的一聲從一堆雜物後頭揮了出來,他毫無抵抗能力的摔倒在地,而我則對準雜物堆後的那個人影放了一團妖火。紫色的火光照亮了纖細的背影與一頭長髮,那是個女人。但她的袍子滿是血污,長髮與衣著受到妖火的影響,很難分辨原來的顏色。

咻咻兩聲,兩枝箭釘上了那個女人的身體,我轉頭一看,是索里埃。那個女人拖著一樣東西,轉過身飛快的跑了。

「兇手身上有紫色的火光!」我對著後頭的人大叫,然後追了上去。波波一溜煙的竄過我身邊,邁開四足追著兇手。雨果跟在我身邊,但其他人不知道跑哪去了,只有銀天大叔大呼小叫的招呼著警備隊員跟上。

波波追上了兇手,一口咬住她的腳,但那個人就像感覺不到疼痛一般,用空著的那隻手抓起了波波就把牠丟了出去。波波的嗚咽聲從屋頂上傳來,應該沒什麼大礙,只是牠恐怕很難自己跳下來。

又追了一會兒,兩枝箭突然從旁邊的巷子裡射了出來。接著我看到阿傑從另一邊的屋子後頭跳出來,手裡抓著一根長繩子在她身上纏了兩圈。眼看阿傑就要被她摔出去,雨果奮力一跳,咬住了她的頭髮。雨果的重量大概跟波波差不多,我不知道有誰被牠這樣咬住頭髮之後不會痛得動彈不得的,那女人顯然是個例外。看著她繼續掙扎,我跑了過去,一道光芒自我指尖飛出,在她眼前炸開。

她什麼都看不見而發愣的同時,我也看清了她的臉,那是米娜阿姨。

「米娜阿姨!」不知道是我還是阿傑大叫了起來,索里埃搶上兩步,又往她的腳射了兩箭。

「笨蛋索里埃,那是米娜阿姨啊!」我大聲叫了起來,索里埃不理我,阿傑緊緊拉著繩子把米娜阿姨綁了起來。

天漸漸亮了,警備隊員們也趕來了,看到追了半天的人是米娜阿姨,沒有人說得出話來。米娜阿姨的神情狂亂,一副不認得我們的樣子,索里埃這時才說:「一般人中了箭,應該會因為疼痛而無法動彈了。她卻像那些狼一樣,彷彿沒有痛覺。」

「是因為法術的關係嗎?」我觀察著米娜阿姨身上的魔法靈光,是兩種我不熟悉的法術:聖法術和死靈法術。我轉向卡夏爾求助,「卡夏爾,這個法術我不太懂,你知道嗎?」

「我沒記偵測魔法。」卡夏爾悶著臉回答。

「這裡有沒有法師可以幫忙?」

「好像有個法術材料店吧!」索里埃說著,轉向剛到的警備隊長,「那個雷什麼……」

「雷斯塔!」隊長一揮手,三個人就把掙扎不已的米娜抬了起來,往法師家走去。

創作者介紹

繭居窩巢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