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騎士】

Diary, K

CH.3 來自波佛的家書〈三〉

親愛的賽希,

我好睏。

從椅子上站起來的時候眼皮已經快黏起來了。有點暈眩,我靠在門板上休息了一會兒。黑暗是如此甜美,但卻有個模糊的聲音把我拖出混沌夢境。我想不起來自己為什麼要走出房間,還是這只是一個夢。

我慢吞吞拖著一身疲憊走到房外,正好看見前後門都被人撞開,在砰的一聲巨響中,兩個全副武裝的男人衝了進來。我好像見過那兩張臉,在另一個混亂跳躍的夢境裡,某個沒有臉的男人說他們就是和卡莫大叔一起前往飛行船殘骸的警備隊員,威廉和崔坦。

我沒作過飛行船殘骸的夢,不過夢本來就是不連續的。

但在眼前這個夢境裡,崔坦握著長槍,威廉拿著長劍和盾牌,殺氣騰騰。比他們眼中狂熱的殺意更糟糕的,是他們臉頰上那種搔抓過的、腐爛的傷口。

──跟米娜阿姨一樣的傷口。

「都是你們害的!」威廉大喊。

崔坦跟著大叫:「殺了他們!這些詛咒都是他們帶來的!」

我握緊雙拳,才發覺掃把一直在我手中。我舉起了掃把,扯開綁住蘆葦莖的緞帶,蘆葦莖從我所在的樓梯轉角向下飄散。我用力一揮,木柄劃過空氣,傳來熟悉的破風聲與顫動,尖銳的矛尖指向樓下的兩人。

這根「掃把」在綁上蘆葦莖之前,本來就是一枝短矛。

「各位,這裡又多了兩個活死人!」我的聲音乾澀,喉嚨中好像有一把火直燒進胸腔。好奇怪的感覺,好像不是我在說話一樣。

「是那個帶著臭蜥蜴的蠢丫頭!」崔坦掃視了一圈,索里哀站在樓下一個房間的門口,雙手抱胸,皺著眉望著他們。阿傑躲在門板後,崔坦沒發現,不過從我的角度看得到他。

不知道為什麼,我一點也不覺得緊張害怕,反而有種躍躍欲試的感覺。我決定擺脫這個詭異的夢境,好好睡一覺。我拍拍臉,想讓自己醒來,但沒有效果,我還是一樣疲憊的待在樓梯旁。雨果用兩隻後腳站立起來,前腳搭在樓梯的欄杆上,伸出舌頭,輕輕舔了舔我的手臂。

我拍拍雨果的頭,「我們回去睡覺吧!」既然這個夢裡有房間、有床,我應該可以在夢裡也睡上一覺吧!

雨果沒有動,他依然只用後腳站立,所以我轉身往前踏上一步的時候,他就咚咚咚的滾下樓去了。雨果毫不驚慌,在地上滾了幾圈,然後張開嘴,往崔坦的腳咬去。

這個舉動就像投入湖心的小石子一樣,所有人都開始動了。

崔坦用力把雨果甩開,威廉往索里埃撲去,阿傑一溜煙躲到門外,而波波從房間裡跑了出來,一口咬中了威廉的盾牌。阿傑在門外佈置了一條絆腳繩,然後拔出十字弓朝崔坦射了一箭,大喊:「喂!你不是要對付我嗎?出來啊!笨蛋!」

崔坦忙著與雨果糾纏,威廉一劍刺傷索里埃,舉起盾牌將他撞倒在地,冷冷的說:「這個交給你!我去對付外面那小鬼!」

傻瓜,我心想,阿傑那詭計多端的死孩子已經準備好陷阱等著招呼你啦!正當我期待著精彩的夢境繼續時,一個人走到我身邊,蹲了下來,是穿著睡衣、一臉迷糊的卡夏爾。

「你跑到我夢裡來做什麼?」我疑惑的問,但卡夏爾沒有回答。我聳聳肩,學他蹲下來看戲。

威廉果然沒注意到腳下,框啷一聲摔了個狗吃屎。阿傑毫不猶豫的補了他一箭,接著衝進屋內的一個房間裡。

我正要拍手叫好,忽然聽到呼的一聲,雨果被摔上了半空,嘶嘶叫著從索里埃頭上飛過,撞上牆,砰的一聲跌落地面。

「你竟敢摔雨果!」

雨果沒有大聲慘叫,但我看見牠顫抖著想爬起來,卻只能軟綿綿的趴在地上掙扎。

看到雨果難受的模樣,我突然覺得心頭一痛。就算在夢裡,我也不准任何人傷到雨果的一片鱗!

我伸出手,指向崔坦。我不知道夢中要怎麼施展法術,也氣得想不起任何咒語,我只知道一個清晰的意念在血液中沸騰:

憤怒!

自然之怒、狂野之怒、大地之母對愚蠢貪婪而不知節制的生靈之怒。

自我所指的方向,一頭張牙舞爪的灰狼從雨果身邊出現,踩過索里埃的肩頭高高跳起,咬向崔坦的手臂。

牠的利齒毫不留情的咬進了崔坦的手肘,我甚至可以清晰的聽見骨骼裂開的聲音。正常人受了這種傷應該會很痛苦才對,但他是感受不到任何痛楚的活死人。

那褻瀆生命的邪惡詛咒!

崔坦以驚人的力量甩脫了狼,長矛一抖,把狼掃向半空,接著矛尖一挑,刺穿了狼咽喉。狼的身體化成煙塵消失,而憤怒回到了我的身體,衝擊著我。那股怒火是如此的不甘、如此真實,強烈得讓我明白,我真的施展了一道召喚法術。

這不是夢境,崔坦與威廉變成了活死人,在某種意念的驅使之下,意圖殺害我們。我因真相的衝擊而顫抖,或許,還有對那詛咒的恐懼。

詛咒在蔓延。

崔坦沒有給我遲疑的時間,他用矛尖指著索里埃,惡狠狠的說:「我最討厭這些鬼法術了!」

索里埃好不容易從地上爬起,他拔出手斧往崔坦丟去,大聲叫波波從另一邊逃走。卡夏爾走到了下一層平台,伸出手,口中唸著咒語。

下方的地面出了一片油污,那是他平常用來對付阿傑手下的油膩術,但下面的三個人都不是隱者村的頑童,腳步微微一滑就站穩了。

「該死的巫師!」崔坦破口大罵,舉起長矛往卡夏爾擲去,竟把卡夏爾釘在牆上。卡夏爾的肩膀被長槍貫穿,鮮血很快的染紅了他的衣襟,他虛弱的叫了一聲,然後暈了過去。

該死!我已經沒有治療法術可用,雨果也明白這一點,牠奮力的爬起身,邁開四條腿拼命往樓上衝,牠知道我現在需要什麼。索里埃一個箭步翻上了樓梯,緊緊壓著卡夏爾的肩膀把長矛拔了出來,把他的身體平放在地上。

我接過長矛,看著崔坦拔出靴筒裡的匕首,在手上拋弄。崔坦露出笑容,「我就來陪你們玩玩吧!」

我對用單手他扮了個大鬼臉,打開雨果的背包,開始找尋藥草。索里埃擋在我和崔坦之間,崔坦閃過他的一拳,匕首狠狠刺進索里埃腰間,但索里埃立即抱住了他,死也不肯鬆手。

我的手裡還握著長矛,我可以感覺到憤怒穿透了長矛,與卡夏爾的鮮血一起滴落木製地板上。

強烈的憤怒讓矛尖對準了崔坦,咻的一聲,長矛脫離我的手臂,朝他飛射而去。矛尖擦過崔坦的左腹,刺進牆壁中。索里埃趁著崔坦稍微失去平衡的時候將他撲倒,兩個人扭打著滾下樓梯,連卡夏爾都被他們撞了下去。

我繼續在背包中摸索,卻摸到了一個小瓶子。瓶子裡有著半罐液體,另外半罐是對付狼的時候用掉的。威廉追著阿傑想衝進一個房間,卻被他關在門外,他在厚實的門上徒勞的劈了七八下,然後冷笑著往在地上纏鬥的索里埃與崔坦走去。

我抓起燈油,灑在樓梯上,點著了火。火焰與濃煙很快的竄起,威廉注意到我放的火,但他的注意力隨即又被旁邊房間的敲擊聲引走。我拔出了牆上的長矛,卻因為煙霧的關係無法瞄準較遠的威廉,只好往崔坦的背脊擲去。

就在矛尖刺中他的一瞬間,他往旁邊滾去,煙霧中傳來索里埃的大叫。崔坦獰笑著站起身來,全身著火,猶如神父最愛拿來嚇唬人的惡魔。

「多謝你的幫忙,」崔坦拔起了長矛向我走來,冷笑,「現在,輪到你了!」

我知道我射中了索里埃,我原以為自己會哭,但我沒有。我撿起腳邊的短矛,朝崔坦扮了個大鬼臉,轉身跑回房間。

我和雨果用力把房門堵住,用被單結成長索,從窗邊爬下樓去。

屋外很安靜,夜風吹撫著我的臉龐,我突然清醒過來,想起屋裡還有人。我跑到後院,用井水沖濕自己,然後從後門跑回屋內。

餐廳還沒有著火,餐桌好端端的,米娜阿姨躺在餐桌上。我把米娜阿姨拖到井邊的空地上,接著又拖出了卡夏爾。但我沒看到索里埃、阿傑、崔坦或威廉。

在我第三次想進入屋內時,火勢已經大得不可收拾了。警鐘又是一陣亂響,附近的居民提著水桶趕來救火,但已經來不及挽救這棟充滿回憶的老房子。

樑柱坍塌的巨響讓我突然間領悟到自己究竟幹了什麼好事:

我燒了米娜阿姨和卡莫叔叔的家!

 

創作者介紹

繭居窩巢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corif
  • 結論:看似無害的傢伙結果最可怕....>"<
  • 狐狸
  • 那是因為琉璃上身了吧XD
    凌霄閣四天王投胎轉世之後本性不變......嘖嘖嘖

    是說燒了也好
    那塊破木板跟那具屍體順便燒掉了
    卡莫跟米娜接觸過的大部分東西也燒掉了
  • KILHI
  • 哇~我看裡面還沒逃出來的同伴大概都燒到了吧...
  • corif
  • "感受撒弗隆的烈焰!讓火燄燒毀一切!!"
  • 狐狸
  • 其實一切都是天譴者軍團搞鬼吧XD
  • corif
  • 是的….
    所以這次的詛咒將會擴大蔓延,形成亡靈天災
    放火的其實是來自異界的燃燒軍團(很理所當然吧XD)
    目前玩家有敏銳賊 平衡德 純奧法 和射擊獵
    剩下那個失蹤的我不知道該怎麼分類…..XD
  • 狐狸
  • 這種組合根本坦不住
    下什麼副本啦><
    (翻桌)
  • corif
  • 寵物坦!! 波波,上!!
    索里埃去洗獸王獵!XD
  • 狐狸
  • 波波壞掉了
    渡鴉坦吧!
    雨果乖 我們去吃爆米花(牽走)
  • corif
  • 波波不行,還有熊德啊(瞄)XD
  • 狐狸
  • 那個德說她常常忘了自己會變身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