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張漫畫開始

——《街頭日記》(Freedom Writers

 

一切的改變始於Erin Gruwell老師在課堂上搜到那張嘲笑黑人學生的漫畫的那一瞬間。

 

圖中的人有著糟糕的髮型、突出的厚嘴唇,經過壓抑的低笑聲與同學們的竊竊私語在黑人學生的耳中聽來格外響亮。平日挑戰老師的權威時總是囂張不已的他低下了頭,拉下反戴的棒球帽,徒勞的試圖遮住自己的後腦杓。

然後,老師發現了那張紙。她高舉著紙,憤怒的質問學生們。

「你們覺得這很好笑嗎?」

「你不要講了啦!」他小聲的說,只求這一切趕快過去。他不明白老師為什麼突然抓狂,203教室裡的其他學生也不明白。

「你們自以為很懂幫派嗎?」老師冷笑,「有一個幫派比你們更了不起!他們也會畫這種圖畫,不過諷刺的對象不是黑人,而是猶太人。」

「他們把這些圖畫和科學數據登在報紙上,讓全國的民眾相信,猶太人與黑人是最低劣的人種。」

「你們這些幫派的願望是什麼?統治社區?別開玩笑了!他們才不把小小的社區放在眼中,他們到最後可是統治了一整個國家呢!然後他們把猶太人送到集中營,展開屠殺。」

從小到大都深陷幫派戰爭中的學生們聽得目瞪口呆,全班靜默了好一會兒,才有人怯怯的舉手。

「老師,那是什麼幫派?」

 

一個真誠的問句,卻無知到讓人難以置信。

遠在數千公里之外,種族、膚色、文化都與此無關的人喊出「納粹」的好幾分鐘之後,赫然發現這些學生對此一無所知,那實在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這是電影中最有爆發力的一幕,也是最關鍵的一幕。

 

在那一瞬間,Erin Gruwell老師徹底的了解了她的學生有多麼「無知」──他們的視野狹隘,所見只有眼前的地盤存亡之戰。

在那一瞬間,Erin Gruwell老師突然間了解到她要怎麼去打動這些孩子們,她得用他們最切身的事物引起他們的共鳴——絕對不是她自己都不懂的嘻哈音樂,而是幫派之爭與這場近代史上最有名的種族大屠殺。

 

於是她兼了兩份工作購買學生們的課外讀物,包括充滿不宜內容的幫派小說與《安妮的日記》;她自費舉辦校外教學,帶學生們參觀為屠殺受害者建立的寬容紀念館,學生在那裡看到了她所說的諷刺漫畫,尋找門票上印製的猶太孩童的下落;她在自己兼職的飯店舉辦餐會,讓他們與集中營受害者們見面。

 

最後,這些分屬不同幫派的學生們把彼此當成了親人;他們興致勃勃的討論如何邀請協助安妮法蘭克躲藏的基斯女士前來;爭取彼此繼續在203教室相聚的可能。

最後,這些原本被認為多數會在升上二年級之前「消失」的學生,不但畢了業,還有不少人唸了大學。

 

一切,都是從那張漫畫開始。

 

 

 

創作者介紹

繭居窩巢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