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市民專線——政治正確萬歲!

2010/04/26

我們家的大頭是個嘴砲。

更正確的說法是,我們家的大頭們都是嘴砲。

英文課前,瞄了那根蘿蔔一眼,很好,這次沒有哭著說頭痛喉嚨痛肚子痛,乖乖上課去了。碰到壓力大的課就裝病逃避實在不是好事啊!老師如是想著。

英文課上完,許多人回來放東西再去上電腦課。結果那根蘿蔔在我桌子前面轉啊轉,轉啊轉,上課鈴響前提醒了兩次,就是不去上課。

鐘聲響完,「老師,我頭痛。」而且淚水盈眶。

很好。

哄他去上課後,撥了電話給蘿蔔的娘,原來這回他意圖逃避的是電腦課。起因是上週電腦老師在黑板上寫了全班的成績,兩顆蛋,三四個及格,其他從二十到六十不等。哇!好低的分數,怎麼回事呢?當時電腦老師說,有些人上課不專心作業都不做,或者作業沒上傳。吃蛋的都是一定做不出來的孩子,所以當時就跟電腦老師說了孩子的狀況。當然,電腦老師也說,這分數不是實際的分數,補交的他會加回來,狀況特殊的學生他會另外處理。

因為雞婆,不希望蘿蔔們看到成績太傷心,所以等他們回來後就告訴大家:「這不是真正的成績,只是代表你們現在交了多少作業。電腦老師說補交以後就會把成績加回來了。零分代表檔案沒有上傳成功,拿二十分以下的去問問看電腦老師你的狀況是怎樣,不要到學期末因為檔案沒有上傳成功都拿不到分數……」

詳細的詞句我忘了,不過今天回想起來,意思大概是這樣沒錯。

誰叫我既雞婆又無聊還是超級大白痴一個?

 

這時才想起來,原來今天早上晨會大頭語焉不詳的講的「不可以打零分」就是這個啊!當時教師會幕後黑手還在下面冷笑著說:「不交作業不能打零分?」

不交作業總不能昧著良心給他那一項的成績,萬不得已弄到成績單上出現個「丁」已經讓我自覺教學不力有愧先賢了,總分更是不可能讓小孩吃蛋的啦!

基本上我也沒打過零分,除非三催四請標準一降再降補交的機會一給再給但蘿蔔仍舊一拖再拖漫不在乎,最後只好在沒有那一項的分數的狀況下算平均,但多少還是有平時成績及其他項目在撐嘛!

當時的想法是,雖然大頭講話一樣沒有條理可言,一樣不知所云,不過基本上是沒錯的。

 

回到今天中午,蘿蔔娘送安慰劑來的時候,說他家氣沖沖的蘿蔔爹已經打了好市長的好市民專線,要求教育局處理。「……老師說要補交但是學生也不知道怎麼補交……到底是老師爛還是學生爛?」

雖然好市民專線上至造橋鋪路,下至教育文化是沒錯,不過這會不會太衝動了點兒?——咱們學校又不是不能溝通。每次老師向上反映無效的問題,只要家長一通電話、幾句留言就可以來個政策大轉彎,大頭們怕事至此,有什麼不好解決的?

不過,根據該家庭每次碰到事情的反應,我只能說以他們的標準,這叫做不會。至少這次抬的是教育局,不是流氓,我不用為電腦老師的人身安全擔心。

話又說回來,電腦老師既然說明不是真的要請孩子吃蛋,也沒有造成實質的精神傷害,這種事情就算報上去也應該不會有事啦!頂多被大頭碎嘴幾句罷了。

天真愚蠢的老師如是想。

 

午休忙著抓畢冊的錯誤,鐘一響,另外一位蘿蔔娘來了,居然是來傳達大頭的訊息,她幫我顧班,要我來去大頭辦公室開會。

匆匆忙忙的安排好這堂課的影片,腦袋裡只剩一個問號:一通好市民專線而已,怎麼連我都要去開會?

 

踏進辦公室的時候,正好聽到有人說:「該找電腦老師來開會……」,卻被大頭直接打斷,那句話的意思大概是你還搞不清楚狀況之類的。

所以電腦老師不應該來開會,我應該來開會?

到現在,我還是不懂這邏輯。

二十分鐘裡,大頭的重點有二。第一,我應該要有同儕的精神,一開始就跟電腦老師說這樣給分數不對;第二,我不應該跟學生說「二十分以下去找電腦老師」,因為「二十分以上就不用去嗎?」

最後,一記曖昧而模糊的回馬槍,我講話要更周延一點,寫聯本要注意。

 

我說不出話來,喉嚨裡一點聲音都不剩。

回到教室,默默的坐了十幾分鐘,煩躁的翻著東西,死撐到下課,走進廁所,眼淚終於掉下來了。

我在氣什麼?我在難過什麼?我不知道,因為腦海裡只有一個念頭:不能讓蘿蔔們知道我在生氣,不能讓蘿蔔們知道我哭了。

要不然,可能會有人為此遷怒那根蘿蔔。

 

擦乾眼淚,平安上完了最後兩節課,我發現自己挺了不起的。

 

騎車回家的時候,我問自己,我錯在哪裡?

 

我錯,是因為我沒有阻止電腦老師嗎?他教的班每個都拿到這樣的成績,能力特殊的孩子各個都拿五分十分,所以其他人都告訴他這樣不對了?還是因為我是全校最菜開會舉手大頭都可以忽視的三等公民所以我該自以為可以「教」這位電腦老師?那我是不是應該教另一位一上課就雞飛狗跳的資深科任或者上體育課時蘿蔔連鞋子都拿起來當球丟的大頭怎麼帶班,以避免家長一直找我投訴?

 

我錯,是因為我雞婆跟蘿蔔說的話被斷章取義,因為當時正在吃午餐的蘿蔔們沒有記住我的一整串話,回家只跟爹娘說:「老師說二十分以下的要去問電腦老師」,所以就代表我的話可以被曲解為「二十分以上的就不用管了」,所以我的溝通技巧要改進?如果蘿蔔根本連我說的話都聽不懂,不就代表從以前到現在一年半來我都該死的在浪費蘿蔔們寶貴的學習時間,那為什麼不直接報我不適任算了?

 

如果我錯了,為什麼不直接告訴我,我哪句話講得不配為人師,為什麼不告訴我,我在哪一本聯絡本上的措詞有問題?

 

我錯,到底是因為我一直以來跟學生講的話不夠「周延」,還是因為我講的話在「政治上不夠正確」,亦或是因為今天有人打了那通「好市民專線」?

 

而大頭啊大頭,您老人家真的是在解決問題,還是教我這個不懂事的木楞晚輩該怎麼處理「政治問題」,亦或是您認為在「政治」上非找我來開這麼一場會才叫您有在解決問題?

 

我只知道,我的糟糕腦袋裡一向只有教學,沒有政治。

如果我真的教不好,那就該告訴我,讓我可以改進;如果我真的不適任,那我就該走路,沒有什麼好說。

創作者介紹

繭居窩巢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