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4雜感 與聚會無關

2013/01/05

踏上許久未至的中山站,有些茫然。衣蝶早已不再是衣蝶,熟悉的專櫃不是搬家就是換了櫃位,陌生到我把想去特賣會的念頭整整遺忘了30個小時,直到此刻才想起來。南西則是氣味大異,儘管一樓依舊充滿無數香水與化妝品交織而成的濃香,其它樓層卻悶熱且散發著一股乾貨味。也不知是櫃位久未更新,還是秋冬裝的深色系使然,加上那股強烈的氣味,竟予人一種來到傳統市場的錯覺。

不變的,好像只有站在捷運出口的腳踏車旁,等著人捐錢幫助流浪動物的婦人。

 

回到家後,半好奇半無聊,用簡單的關鍵字搜尋了一下,想不到還真有關於她的新聞——負面的居多,澄清報導一則,臉書上則有一篇負面文章。

新聞一貫的焦點模糊。一、有人質疑捐款流向不明,並未全用於餵養流浪動物;二、有記者拍到她買彩券,她說只買一張;三、鄰居抱怨她到處放飼料製造髒亂。把這些通通加起來營造出的形象很負面,似乎是個侵吞善款中飽私囊的人。不過第三點其實說明她有在餵流浪動物,而一二點也不能證明什麼。臉書上的文章大部份在講腳踏車旁那兩條狗,指稱她讓狗得了皮膚病,只是利用狗博取同情心等等。不意外,下面的回應以謾罵居多。

我一點都不了解這個人。我只看過她幾次,多半在捷運站外,有一次則是清晨趕著上班的途中,看著她踩著腳踏車,載著大包的飼料,從逆向車道經過。

我沒親眼看過她餵流浪動物,不過那畫面看起來不太像在健身就是了。

 

照顧街貓街狗從字面上看起來只是簡單的六個字,但這關係到人與動物兩個族群,而任何事情只要與人扯上關係,就絕對不會是簡單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自己的想法,每個人的標準都不同。

對於「照顧街貓街狗」,有的人認為是給牠們食物;有的人認為除了食物之外還要提供醫療;有的人認為除了食物之外還要做TNR;有的人認為社區裡人的安全比貓狗重要;有的人認為餵食不應導致環境髒亂⋯⋯

至於捐款的使用方式,每個人也都有自己的看法。

要把事情做到讓每個人都滿意,不是件簡單的事;最簡單的當然就是什麼都不做,這樣就不會有人不滿了。

比起身體力行,往盤子裡丟錢是相對簡單的,不過,把資源交給自己不了解的人或團體,期待對方會作出自己滿意的行為,這是盲目還是一廂情願呢?

至於單憑片面之詞就動動手指展現鍵盤正義,那是再簡單不過的盲從與暴力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afuna 的頭像
leafuna

繭居窩巢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