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房子會垮!」森月次大喊:「退到外頭去!別在裡頭打!」

妖狩們在突如其來的攻勢之下亂成一團,但這次總算肯聽森月次的話,紛紛抓起自己的武器破門而出。森月次保護著羽田退到道場外,抬起頭一看,才發覺除了正在破壞道場的那隻土蜘蛛外,在道場東西兩側還各有一隻如小山般巨大的土蜘蛛,已將許多低矮的平房推倒。

如果不是因為剛才道場裡每個人都在大吼大叫,吵得不可開交,一定會有人發現這些土蜘蛛衝進來造成的聲響。東邊的那隻正肆無忌憚地踏穿一間間民宅的屋頂,而西邊那隻則停在瓦礫堆中,舉起長腳攻擊著一個在瓦礫堆中靈活縱躍的身影。

宗見叫了起來:「那⋯⋯不是琉璃嗎?」

那確實是琉璃,她的手裡握著一柄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弄來的大太刀,每一次揮刀都在土蜘蛛的腳上砍出一道血槽,但土蜘蛛的剛毛太過堅硬,又能迅速再生,儘管琉璃全力攻擊同一處,卻連土蜘蛛的腳都無法斬斷。

「這種戰局拖長的狀況對她不利,但她還可以撐一陣子。」森月次迅速下了決定,「我去拖住東邊那隻。宗見,道場這邊交給你了。羽田⋯⋯

「可是,惡念場⋯⋯」在羽田眼中,那三隻土蜘蛛根本是三大團巨大的惡念場,根本不是任何人應該靠近的。

「你說過,惡念會吞噬人的精神與肉體吧!我心既空流所鍛煉的不只肉體,更是人的意志。」森月次握緊刀柄,微微一笑,「這種時候,該逃走的是一般人,而非武者。」宗見點了點頭。

對惡念來說,武者和一般人沒什麼兩樣啊!羽田想說話,但話卻哽在喉頭。森月次的判斷是正確的,若沒有人拖住東邊那隻,不用多久,宇濱港便會被它夷為平地。遠處的琉璃似乎聽到了他們的聲音,大叫:「有空在那邊說廢話,不如快點把小丫頭找來!」

「鬧成這樣,她們應該聽到聲音趕過來了。」羽田大聲回答,眼睜睜地看著宗見與多數妖狩迎上那隻已經把道場完全摧毀的土蜘蛛,而森月次則奔向東邊的土蜘蛛,跟在他後頭的,還有幾個妖狩。

惡念場、惡念場、惡念場⋯⋯羽田遊目四顧,感覺到額上都是冷汗。戰鬥非他所長,但他一定能做些什麼——他一定得做些什麼!

如果這些妖怪都被植入念封珠,應該會有跡可循吧?羽田思索著,開始念咒,試圖加強附著於雙眼的氣。方丈只教他們如何「看」到惡靈與惡念,但他想要看得更清楚。羽田試了幾次,慢慢地抓到訣竅,原本看起來只是一團深黑的惡念,逐漸有了濃淡的分別。

惡念最稀薄之處的是土蜘蛛的四周,其次是八隻長腳,惡念最濃的部位共有兩處,分別是頭部和腹部的中心。

「攻擊頭部!還有腹部!」羽田大叫,「念封珠一定就在那裡!」

「說什麼廢話!誰不知道那裡是要害?馬的就是打不到啊!」不知道哪個妖狩破口大罵。

三個戰團中,以西邊的琉璃最是勢單力薄,但戰況最佳。在無數次徒勞地揮砍與再生的循環之後,琉璃終於找到了機會,成功跳到土蜘蛛的長腳上。琉璃以驚人的平衡感在土蜘蛛的腳上跳躍、前進。土蜘蛛的八隻長腳不斷亂揮,但就是打不到也甩不掉她。然而,如果沒有神劍,琉璃就算冒著生命危險衝到土蜘蛛頭頂也無法破壞念封珠。

和琉璃比起來,森月次的拔刀術可怕得多。東邊的土蜘蛛已有兩隻腳被森月次砍斷了一小截,稍稍失去平衡,但森月次得分心協助其他妖狩,無法持續攻擊。看著土蜘蛛的斷腳慢慢再生,羽田只能搖頭。

狀況最差的,是道場這邊的戰團。幾個妖狩拿著銃槍躲在高處不斷射擊土蜘蛛的頭部與腹部,腥臭的綠色體液四濺,但在大量惡念的作用下,那些傷口不斷以驚人的速度復原。在下方與土蜘蛛纏戰的人群中,除了宗見的大刀之外,沒有人頂得住土蜘蛛的攻擊,但宗見只有一把刀,而土蜘蛛一次最少可以舉起三四隻腳。宗見的大刀畢竟太重,他沒辦法像琉璃一樣不斷地攻擊然後躍開閃躲,揮刀招架的速度也不如森月次,連續幾次被土蜘蛛同時用兩三隻腳攻擊之後,已經滿身是血,看樣子撐不久了。

嗡嗡聲中,一群地蜂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圍著那隻土蜘蛛的頭部飛行,翻出毒針,不斷朝土蜘蛛的眼睛攻擊。雖然地蜂的體型太小,不能真的造成什麼傷害,但它們造成的干擾已足以讓傷痕累累的宗見先滾到一邊去喘口氣。

羽田很確定這些地蜂一定是某個虫使放出來的,而宇濱港目前唯一見到的虫使就是⋯⋯羽田轉過頭,果然看到沙悠理拖著御,辛苦地從瓦礫堆間跑了過來。

站得最高的琉璃老遠就看到了,大喊:「蒼月!」

「知道了!」御毫不猶豫地把蒼月扔了過去。羽田和沙悠理根本來不及提醒她,這段距離少說有一町半(約163.5m),以她的膂力絕對不可能把蒼月拋過去。

果然,蒼月只飛了兩間多(約5m)就到了拋物線的最高點,但是,就在開始下沉的瞬間,蒼月突然化成一道藍光,筆直地射向琉璃。琉璃高高躍起,接住了蒼月,翻身揮向土蜘蛛的腹部。這次,土蜘蛛的腹部像是紙糊的一般,被砍出了一道長長的傷口。就在大量惡念與部分軀體化為煙塵散去的同時,土蜘蛛的身體忽然整個傾斜。剛才的那一刀動作太大,還來不及站穩的琉璃失去平衡,從土蜘蛛身上滑落,在半空中被一隻長腳掃中,整個人如斷線風箏般飛了出去!

森月次才剛把一個身受重傷的妖狩從土蜘蛛腳下拖開,突然發覺琉璃往這個方向摔過來,眼看她的頭就要撞上一堆瓦礫,連忙撲過去接住了她,兩個人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才停了下來。

「混帳!放開我啦!」琉璃推開森月次,掙扎著坐了起來,撿起掉在一旁的蒼月。

森月次搖搖頭,撕下衣襟把她背上那慘不忍睹的大片傷口纏起來,無奈地說:「這時候只要說聲謝謝就好了啊!」

「不需要你多事!」琉璃喘息著罵完,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轉頭發現西邊那隻土蜘蛛倒在地上掙扎,一時半刻應該不會復原之後,琉璃握緊蒼月,轉向原本森月次對付的這隻。

看著琉璃背後倉促包起的繃帶很快就被鮮血染紅,森月次雖然擔心她馬上就因為失血過多而昏迷,卻沒有阻止她的打算。他很清楚,這個女人絕對不會聽任何的人勸告,再說,換作他也是如此——他們是同一種人,只要有一絲機會,就不會從戰場上退卻。

「我會封住它所有的攻擊,你抓住機會跳上去。」森月次說完,對節節敗退的妖狩們大喊:「其他人先退開!」

看著森月次衝向土蜘蛛,琉璃因失血過多而有些模糊的視野中竟將他的背影和另外一個人重疊了。與人並肩作戰的感覺是如此陌生又如此熟悉,但是,她很清楚,那個人的聲音絕不可能這麼溫柔。

是了,這個該死的劍聖最惹人厭的一點就是不管什麼時候,他的聲音總是那麼溫柔⋯⋯混帳!

琉璃用力眨了好幾次眼睛,視野稍微變得清晰了些,既冰冷又溫暖的感覺從掌中的蒼月流入心中,然後緩緩散入體內。被那混蛋氣得都忘了,蒼月有治癒的力量啊!感覺到背上與四肢的痛楚逐漸散去,琉璃吁了口氣,把森月次與土蜘蛛奮戰的身影逐出腦海,閉上眼睛。

瘋狂、憤怒、憎恨等各種強烈而恐怖的情感如浪潮般襲來,那是不可見,但不可見無法突破蒼月的結界。透過蒼月,她可以看見森月次幾乎就在那巨大的不可見漩渦中心,以一種不可思議的堅強與不可見纏鬥著。

連不可見都無法吞噬的靈魂,讓琉璃為之震撼。這怎麼可能呢?那傢伙的心是鐵做的嗎?森月次的速度越來越快,受到他的阻撓,不可見逐漸慢了下來,就在動作停滯的瞬間,琉璃睜開眼睛,騰空而起。

「咦?琉璃飛起來了?」正在幫一個妖狩包紮傷口的沙悠理指著騰空的人影說。

「蒼月有飛翔的能力啊!」站在戰團外的御忽然大叫:「小心!」

沙悠理急忙扭頭閃過從上方襲來的長腳,以袖子遮掩的雙爪用力鉤住了主蜘蛛的長腳,對宗見大吼:「快!」

在失血與久戰之下幾乎脫力的宗見奮力揮舞大刀,把沙悠理硬是抓住的那隻腳給斬斷,拄著刀氣喘吁吁的說:「藥師小姐,平常還真看不出你這麼有力氣啊!」

已經放棄糾正宗見的沙悠理給了他一記大白眼,「別高興得太早,它會一直長出新的腳來!」話還沒說完,另外一隻長腳掃了過來,把沙悠理重重地掃向土牆。換作其他人,挨了這一下恐怕就爬不起來了,但沙悠理咒罵著爬起身,再生虫從她腰間鮮血淋漓的傷口中鑽了出來,傷口一下子就結了痂。

「不想死就閃一邊去!」

聽到琉璃的叫聲,森月次揮刀架開長腳的攻擊,扶著旁邊動彈不得的妖狩退到一旁。琉璃飛到土蜘蛛上方,舉刀揮落,但土蜘蛛卻舉起兩隻長腳,擋下了那一擊。斷腳化為煙塵散去,但人在空中無處使力的琉璃也被衝擊力被彈出老遠。

「把腳全砍斷,看你怎麼作怪!」琉璃在空中翻了一圈,飛了回來,忿忿地舉起蒼月,砍向土蜘蛛朝她揮來的另一隻腳。

「快退!」森月次突然大吼。

琉璃發覺土蜘蛛突然縮起腳,用腹部對著自己,心知不妙。一大團腥臭的褐絲向她噴來,琉璃迅速揮刀,但還是有許多黏稠的絲纏上了她的身體。

森月次急忙奔向墜落地面的琉璃,伸手要將她扶起,琉璃卻大叫:「別碰我!這鬼東西有毒!」

聽到第二句話,森月次的手才停了下來,隨即轉身拔刀,擋下了土蜘蛛接連揮下的三隻長腳。

森月次擋在動彈不得的琉璃身前,頭也不回地問:「怎麼處理?」

「隨便什麼人都好,拿火來,把這鬼東西燒掉!」

「那你也會燒傷!」

琉璃大吼:「我不怕火!」

一個傷勢較輕的妖狩一拐一拐地走了過來,拿出打火刀和打火石,猶豫地看著琉璃,問:「真的要燒嗎?」

琉璃不耐煩地說:「快點動手!」

妖狩遲疑了一會兒,最後還是用顫抖的雙手抓著火刀與火石互敲,幾點火星落到琉璃的衣服上,冒起了一點煙,然後,小小的火舌開始竄起,將琉璃與毒絲一起捲入火焰之中。

連續架開土蜘蛛的數次攻擊之後,森月次終於找到機會回頭,看到的,卻是迎面而來的藍色刀刃。

刀刃擦過他的臉頰,切開了掃過來的長腳。整個人被包裹在火焰中的琉璃怒氣沖沖地瞪著森月次,罵道:「你是白痴嗎?幹嘛分心啊?」

火焰在琉璃的肌膚上跳動,雪白的臉頰染上了各種明豔的色彩,凸顯出她非人的美貌。森月次怔怔地看著她,火焰吞噬了毒絲,正燒著她的衣服,但沒有傷到她分毫,只是在琉璃身上流連不去。她真的不怕火。

「沒事就好。」森月次臉上雖然多了一道長長的血痕,卻掛著鬆了一口氣的笑容。

「白痴!別擋路啦!」心煩意亂的琉璃火大地將森月次推到一旁,舉起蒼月洩憤似地砍向土蜘蛛的長腳。

可惡!害她煩得要死,都是那個白痴和這隻該死的土蜘蛛害的!

創作者介紹

繭居窩巢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