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牛關之

一定要母嬰同室⋯⋯嗎?

2014/5/13

從待產室轉到婦產科病房後,護理師把小橘子推了進來,然後教我擠奶。

「手指彎成C字型,往下壓。」

雖然看媽媽手冊知道懷孕的時候身體已經會分泌乳汁,但看著那一滴微黃的初乳慢慢滲出,還是忍不住驚呼:「真的有奶耶!」

那時剛吃完飯沒多久,躺下來不舒服。心想躺餵可以晚點再學,先請護理師幫忙調整抱餵的姿勢,讓小橘子有飯吃比較重要。老婆的餵食秀示範果然有用,手肘身體通通用被子毛巾枕頭墊到恰當的高度,抱著三公斤的小橘子也不覺得重。小橘子含乳姿勢很正確,吸一吸就放開睡著了,還算順利地吃完了第一餐,放回小床繼續睡。

 

差不多也是這時候,麻藥開始退了。傷口不斷宣告他們的存在,雖然這時候沒有什麼痛不能忍,但就是很不舒服。再加上睡眠不足,體力又在產檯上用光光,實在筋疲力竭。披上毛線外套擋冷氣,準備睡覺的時候,我突然冷到不斷發抖,請護理師來量了血壓體溫都沒問題,喝了溫水吃點餅乾後,大概是血糖上升,總算不再發抖,可以睡了。

沒想到,這時候小橘子醒過來,開始哭了。不是才吃完沒多久嗎?應該不會餓吧?同樣快兩天沒有好好休息的阿忠抱著她哄了一兩個小時,小橘子勉強睡了。等到阿忠終於躺下來睡著後,不一會兒,小橘子又哭了。

 

這時候,才發現阿忠堅持要單人房是正確的。原本覺得一兩天就出院了,住雙人房就好。不過事實證明——大人會需要休息,但是小孩會一直哭啊!如果房間裡兩個嬰兒輪流哭,四個大人都不用睡了。這兩個晚上的差額,當作一家三口出門住旅館,其實還蠻實際的。

 

躺在床上拍了半天,小橘子照哭不誤。試了一下,發現有尋乳反射,表示她想吃飯。護理師交待過:「想吃就讓她吃。」我爬起來坐好,擺好所有的枕頭墊子被子,讓小橘子再次吸到睡著,這次總該吃飽了吧?

小橘子好不容易睡了,要把她放回去嗎?她躺在人身上的表情比較放鬆,似乎比較好睡。想起在產檯上她趴在我胸口時一副很舒服的樣子,被抱起來馬上大哭,於是決定讓她靠著我睡好了。雖然我熟睡之後很容易亂滾,但放在我身上的話總不會被我壓到吧?幸好婦產科病房的電動床是用按鈕控制的,把床放平,儘可能不扯到傷口地蠕動著讓自己跟小橘子躺平,總算稍微瞇了一下。

 

對,只有稍微,因為小橘子非常不會呼吸。吃奶吃一吃,她的整張臉都埋進胸部,鼻孔全塞住了。過了好幾秒,她才猛地仰頭,一副快窒息似的吸了好大一口氣。護理師說這樣很正常,小朋友吸不到空氣自己會仰頭,但只要突然發現那個有點鼻塞的呼吸聲不見了,蠢媽媽就會伸手去摸小朋友的鼻子,非得確認她開始吸氣才能安心。

不只呼吸,小橘子吃飯的時候也很費力。以前住在子宮裡一條臍帶通通搞定,生出來馬上就要學呼吸和吃飯,好辛苦啊!

 

大約三四點的時候,小橘子疑似有醒過來要吃飯的跡象。趁著大夜班的護理師來巡房,我趕快請她教我躺餵。護理師幫我們擺好姿勢以後,小橘子再次吃到睡著,這次總算睡得比較沉。在前後都有枕頭固定,不怕翻身就壓出一顆橘子乾的狀況下,我總算閉上眼睛睡了一下。

 

咦?我好像忘了什麼⋯⋯啊,對,剛開始親餵一定會發生的:痛。

小橘子吃不到奶會抓狂,找不到也會瘋狂搖頭。一旦發起脾氣來,就算幫她塞進嘴裡也會一邊扯一邊甩頭,和侏羅紀的恐龍沒兩樣。餵奶很痛可以忍,但表皮過度磨擦之後就是破皮和流血。這樣的話,小橘子十之八九會被超怕痛的乳牛嫌棄,所以,急救很重要。

第一步,塗乳汁——正確的說法是,充滿乳脂的後乳。一開始根本不知道怎麼判斷前乳後乳,只知道塗上去效果不大就是了。第二步,老婆提供的羊脂膏。羊脂膏非常黏稠,不好塗,但保護的效果非常好,小橘子也不會因此拒吃。只是,接觸到哺乳內衣之後通通轉移陣地去了。

沒關係,我還有朋友強力推薦的胸部保護罩。奇美的護理師們沒看過這東西,覺得穿上哺乳內衣就好了,難以理解「摩擦到衣服會很痛」的說法。呃,差別是再柔軟的內衣還是會接觸到皮膚,而保護罩可以讓皮膚完全不再受到任何刺激,充分休息。

塗完羊脂膏再加上保護罩的效果到底有多好呢?在皮膚變厚之前沒流過一滴血,只有一點脫皮。唯一一次長了水泡,也在小橘子下一次吃飯之前消掉了。

 

於是我就靠著躺餵、羊脂膏和胸部保護罩,和我心愛的小橘子幸福快樂地渡過了這幾天⋯⋯才怪!

 

第二天,陳小妹從新竹殺來玩小孩,而我非常不智地在小橘子被推去做檢查之後把白天最長的一段休息時間拿去看衛教影片、等實習生和接受訪問。

如果時間可以倒流,我一定會乖乖用枕頭被子把自己埋好的!

晚上,小橘子好幾次暴走大哭,到後來就連躺餵都喝奶喝到抓狂,抱起來、跟她說話、換尿布、重包包巾⋯⋯怎麼哄都沒用。巡房的護理師幫忙處理了幾次,最後抱去嬰兒室洗澡,量了體重,發現她的體重掉了快10%,比早上更輕了。嗯,大概是我的奶量不夠,就請嬰兒室補配方奶吧!心理建設早就做好了,我們完全不帶任何罪惡感地回答。

「洗完澡後要不要把小孩送回來呢?」嬰兒室這麼問的時候,我猶豫了一下,然後說好。可能是洗完澡舒服了,也可能是喝配方奶喝飽了,小橘子回來後總算睡了。不過,我發現,我看到她的時候沒有很開心。

 

當下的這種感覺讓我困擾了很久。

我知道,這跟愛不愛她或有沒有母愛完全沒有關係,那就只是一種情緒反應。我也知道,在一般的情況下,我看到小橘子時絕對是開心的,所以,這種情緒一定有原因。

最明顯的,我很累。對一個正常睡眠時間是八小時整,懷孕後要睡上十到十二小時的人來說,從陣痛開始到現在沒有長時間連續的睡眠是非常不舒服的,更不用說生產時無論精神或體力都到了極限,最需要的就是好好睡上一覺。不過,就算帶了耳塞眼罩,在母嬰同室的狀況下根本不能好好休息。一直想休息卻一直不能休息,只會讓壓力不斷累積。

我知道自己累到快受不了了嗎?知道。

那一瞬間,我原本想請嬰兒室把小孩留在那裡就好,但其他的想法阻止了我。扣掉「(好)媽媽應該怎樣怎樣」那種我當下就可以歸類為非理性想法的念頭,最清晰的是「要母嬰同室比較好」——還是一個非理性想法,但我當時沒發現。

對,母嬰同室有促進泌乳等諸多好處,但嬰兒的抓狂大哭同時也會讓大人非常不舒服,情緒低落、緊繃,外加頭暈、心悸、胸悶。正常狀況下,我應該做的是把母嬰同室的優點、實行上的要點和自己的狀況放在一起,評估可行度,而非盲目地照著口號行事。

當然,累到這種程度,作出錯誤判斷也沒什麼好意外的。

在自己已經很容易給自己壓力,路人甲乙丙丁更容易亂講話給媽媽壓力的狀況下,還是把「有健康快樂的父母,才有健康快樂的小孩」這句話裱起來好了。明明有嬰兒室可以幫忙,知道自己又累又不舒服的狀況下,就大大方方地用吧!

 

第三天早上,對抖抖實習生超兇但是對病人超好的護理老師再次來巡房,同時復習衛教。她看完我擠奶的手勢才發現,第一個護理師教我的擠奶時,口訣正確,手勢錯誤——手指滑動的話,皮膚會受傷!

呃,第一個護理師比較年輕,可能沒生過小孩吧!雖然正確的手勢比較難擠出乳汁,反正學起來就是了。至於親餵為什麼還要擠奶,我依然忘了問,不過到月子中心之後很快就知道答案了。如果不是二十四小時母嬰同室,又想讓小孩吃母奶的話,就得擠出來給嬰兒室餵啊!頻繁的擠奶也是讓泌乳量迅速上升的方法,不過那是另一個故事了。

 

在月子中心聊到母嬰同室的經驗時,我只有兩個字:好累。另一位在某婦產科生產的媽媽則說:「很好啊!」泌乳顧問說,那家婦產科的母嬰親善制度做得很好,「和大醫院不一樣,很有人性」⋯⋯嗯哼?原來是「以母嬰同室為主」,但有需要的時候嬰兒室隨時接手。嚴格說起來,奇美也是,只是積極的程度不同。

奇美的護理師都很親切、很有耐心,看到問題會主動提醒,也很樂意幫忙處理各種狀況。至於制度上的差異,據小道消息,是政策的關係。不過,一開始選擇大醫院也不是因為母嬰親善,而是醫療品質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afuna 的頭像
leafuna

繭居窩巢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