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2014臺北市長辯論之後

2014/11/8

看完辯論最大的收穫:某人之前說要回去投票是對的。

 

一直以來,網路上充斥的「豬」、「權貴」、「靠爸」、「切割」等標籤讓我覺得很困擾,對我來說,身材歧視與侮辱有違人與人之間基本的尊重。新聞媒體不足以信任,而這些粗糙的標籤與連結只會干擾我的判斷,讓我看不出連勝文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偶爾打開電視,短短幾個鏡頭所能呈現的僅是一個帶著笑容的人,有的人說他很友善。從他那邊發出的新聞與政見,看起來就是政客作秀與官樣文章,但這些實在普遍到不足以用來判斷一個人。

 

整場辯論,我看得很不舒服。排除掉公民團體和柯文哲的表現以及何謂輸贏以後,答案很明顯,讓我不舒服的是連勝文。

辯論本來就是一種攻防,沒有多少善意存在的空間,但主體依舊是人,攻擊方式的選擇會展現出雙方的人品。柯文哲是明刀明槍,連勝文則是來陰的。講話空泛、不具體、不連貫或者明顯在背稿都不是問題,問題在有意識的把陰損與誤導人的話安插在自己的言論間。他沒有說謊,只是提及關鍵字並留下解讀空間——以免挨告。只要讓那些不關心政治、討厭社群網站被政治文洗版但會看電視新聞的中立選民把柯文哲和那些負面消息聯想在一起,他的目的就達成了。然而,他迂迴的說法恰足已證明他完全知道這些並非事實。

不管這些是不是幕僚想出來的,在公開辯論上說出這些話的人就是他這個人。從眼神與表情可以看出他是一個清楚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在做什麼而選擇這麼做的人。這一次,沒有任何轉圜的空間,他踩到了我的下限。結論只有一個,他真的不是好人。

 

選舉本來就是為了贏、辯論本來就是為了贏,這樣做根本不算什麼吧?

是的,人會說謊。

很多人就算說謊依然會讓你覺得他是好人,因為動機是善意的;很多時候說個小謊無傷大雅,因為結果無關緊要;有些人就算說謊也不干你我的事,因為那是私領域的問題;有些人說謊之後會顯得羞愧,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做錯了;而選舉抹黑完全不在上面這些情況之中,也不該因為常見而變得理所當然。

一個人在選上之前就不老實,要怎麼相信他選上之後會貫徹自己的政見與承諾?一個人為了贏得選舉可以操弄事實誤導選民,握有更多權力之後呢?在我的認知裡,這種人可以毫不在乎地做出很多可怕的事,因為道德價值對他沒有約束力。我不認為選舉需要選出神或聖人/完人,但若連共通的基本道德價值都沒有,這種人很容易做出遠超乎我預料,甚至完全無法接受的事情。

之前我是因為連勝文的資歷背景、連家與國民黨的政商金權包袱、連陣營的作為而選擇支持他們的主要對手,現在我是因為連勝文這個人而選擇不支持他。

當然,由於所認定的「事實」截然不同,連勝文的支持者恐怕也是這樣看待柯文哲的,不過,那與我無關。

 

對了,在我的理解中,貼標籤——刻板印象——的正面意義是幫助人迅速地做出判斷,換言之,貼錯標籤即是判斷錯誤。我很佩服那些在使用錯誤標籤的同時還能作出正確判斷的人,至於我自己,絕對不會在那個人身上使用「豬」這個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afuna 的頭像
leafuna

繭居窩巢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