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回前談話

你們順利躲過鳳舞九天,以及郭嘉周瑜的一萬大軍,闞狄、祈道長、魯二爺輪番使用異術,帶大家遠離戰場。無言失神的老馬扛著重傷的甘寧,一旁的孫靈則是哭鬧著要回去找爹爹。

鬫老師看著只想回去找爹爹的孫靈,嘴中唸道:哥哥都不要了

孫靈:等哥哥你快死掉的時候再說

鬫老師:看來我要失去妹妹了

魯二爺:原來世間也有這樣的親情

你們找了處平靜的地方,出了地面,附近似乎沒有其他人,也沒有聽見大軍的聲音。天上烏雲密佈,打了聲響雷。

魯二爺:這場雨,下大了

闞狄:我說祈道長,那「天的腐氣」,你怎麼說?(指天上一片詭異的烏雲)

闞狄:我想我得稟報我爹爹(喃喃自語)

司馬懿:咱們先找個地方避避雨?

鬫老師:來人阿,搭土牆

祁小道:我的法術沒啦,要搭牆看你的啦

魯二爺:又搭土牆?會下泥雨吧

不知道哪時候溜走的孫靈,在前方大喊:這邊有個小洞窟,大家可以勉強避一避風雨。

鬫老師往洞窟方向前去,沿路探看是否為生物巢穴。皇甫殘聲點起火摺,要丟進洞穴中。

鬫老師:別這樣,人家也要求生存。頂多今晚跟他們借宿,付個房租

好像是一般的洞窟,也有旅人休息過的痕跡,不過看起來至少也是十天半個月前的事了。祁燕城走到洞裡,靠著洞口內壁稍事休息。

鬫老師:我去找吃的,你們待著

鬫老師:尤其是你,孫姑娘(捏耳朵)

魯二爺:大夥烤個火先吧

闞狄把自己變成山羌,在身上點了把火

鬫老師:玉皇大帝阿,你不要亂演

鬫老師:我說道長,我好像有點發燒

祁燕城:天要亡你,你不得不亡

鬫老師:殘聲公子,我感到有點熱熱的

皇甫殘聲:你沒聞到焦味嗎?

鬫老師:老馬阿,我是不是燒壞腦袋了?

甘寧:水

鬫老師:山羌撒泡尿

皇甫殘聲:別這樣,好歹他是你哥

孫靈:唉我還是想要姊姊

鬫老師:誰說我不能變母的

甘寧張口便咬,甘寧脖子比較長,闞狄險險避過(反射9+4

魯二爺:據說山羌尿有獨特療效

皇甫殘聲:唉,這些不知倫常禮數的南蠻啊

此時老馬從外面扛了一隻大山豬回來,似乎還很新鮮皇甫殘聲拿火摺…撿一堆溼答答的木柴進來開始生火。老馬取出腰刀,很理所當然地開始切肉,準備等等可以烹烤

皇甫殘聲:火為什麼生不起來?

祁燕城取出幾張符紙,擰成火煤,遞給殘聲。祁燕城:試試用這個引火吧!(皇甫殘聲發現符紙很好燒,但是樹枝點不起來)

此時,司馬懿拿出一隻紙鶴,並將手上戒指取下,塞入紙鶴內部。司馬懿:傳我之令,未來三十年內,祁燕城為司馬家上賓。(言畢,將紙鶴往外一送,紙鶴化光飛去)

皇甫殘聲:(抬頭)所以真的是司馬公子?

祁燕城向司馬懿點點頭:承您金口司馬公子果然一諾千金,童傁無欺

魯二爺:(拿出銀票)燒這個好了

皇甫殘聲把符紙跟銀票通通燒了,但是樹枝還是溼的

鬫老師:這是我這輩子看過最昂貴的營火晚會,燒銀票像在燒金紙一樣

魯二爺:這個時候真讓我懷念小顧,都是他生火的,生火技術一流

祁燕城:把濕樹枝堆到火上,烘乾了就可以點著了

皇甫殘聲:那還需要更多銀票跟符紙…

祁燕城:從細小的樹枝點起,然後烤較粗的

司馬懿從身上掏出一瓶東西,倒上柴堆,火勢轟地升起

司馬懿:這麼華麗的銀票晚宴,怎能缺這上好的燈油

魯二爺:怎司馬公子隨身攜帶燈油的呀

祁燕城:哈!多年行路少機會點燈,還好司馬公子備有燈油!

鬫老師:安靜安靜安靜一下,鬫老師要點個名,叫到答「有」!祈小道同學、腦殘聲同學、司馬同學、孫同學、老馬同學、甘您老師、教授……

山豬叫了一聲

鬫老師:山同學,我忘記您了

老馬開始料理山豬,陣陣香氣傳來

司馬懿:山家,已經在嘴邊了

二爺:司馬公子好胃口

鬫老師:真是富有意義的「山」豬

二爺:看來大家都餓壞了

折騰了一陣,大家都是又累又餓,甘寧的傷勢經過緊急治療已經比較穩定,不過還是發著高燒,口中喃喃有詞,唸著「皇上義弟」

皇甫殘聲:甘大哥在說什麼?

鬫老師:皇上義弟。上,為動詞

二爺:我還是替甘兄把把脈吧!甘兄不要咬我呀!

鬫老師:皇,乃今之皇帝,義弟嘛這恕老師不才

孫靈:想不到多年不見,大哥已經成了後宮娘娘

皇甫殘聲:(拉拉道長)……咱們借一步說話去(祁燕城跟著走開)

鬫老師:孫妹妹不是想要個姐姐嗎?

孫靈:可是這麼醜的還是算了

鬫老師:沒想到妹子久入中原,品味都變了

皇甫殘聲:(壓低聲音)方才…我是說甘大哥到我們營地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

上回皇甫殘聲一直被裏人格拿走主控權,一直到郭嘉把他的裏人格沒收,才強迫還原,所以皇甫殘聲並不知道郭嘉出現之前的事情,當然也沒見到被大熊壓扁的黃祖。闞狄和孫靈鬥嘴一陣子,聲音漸漸變輕,眾人轉頭一看,發現兩人已經沈沈睡去

司馬懿:果然是一家人

祁燕城:(疑惑)你不記得了嗎?

皇甫殘聲:全無印象。看樣子,是華大夫說的那人。但不知為何又在方才的戰場上恢復意識

祁燕城:(大至把當時的情形講了一下)皇甫兄,你這症狀可有多久了?

皇甫殘聲:(完全沒聽到問句)那人是司徒傷袖?

祁燕城:(皺眉)我不大清楚當時兵荒馬亂的,他似乎是叫這個名字(筆記:病在首腦,非藥石可治名曰腦殘,無藥可醫)

皇甫殘聲:公子被……今上抓走了?(摸摸懷中)五彩石也被他奪走了?

祁燕城:恐怕是的。你真的一點印像也沒有嗎?

二爺:(看看筆記)道長其實腦殘有方法醫治的(祁燕城寫下砍掉重練)

二爺:那只是其一,大多數人選擇的方法而已(祁燕城寫下對其首腦,取角四十又五,以掌施以重擊,或可暫解其症然此法非常久之計,且與病有大妨,慎之)

二爺:不過如果施加相對的內力護腦,應該可以有效改善對大腦有害的問題

皇甫殘聲:(發呆很久恢復意識)今上便是無行侯西門殘君?

祁燕城:(苦笑)就真的不知道了

無行侯西門殘君←逆行孤舟排行第八的輪椅男,跟X教授的差別是多了頭髮與面具

皇甫殘聲:(走向甘寧,把甘寧搖醒)今上便是無行侯西門殘君?

甘寧昏昏沈沈中,皇甫殘聲灌真氣。祁燕城直覺皇甫不大對勁,盯著他(醫療技能檢定9+14)。甘寧臉色轉好,突然睜眼。

皇甫殘聲:今上便是無行侯西門殘君?(再問一次)

甘寧:皇命不可違,咱們來世再當兄弟吧!(攻擊貌)

皇甫殘聲:(攔住甘寧大吼)回答我!今上可是無行侯西門殘君?

甘寧一拳擊向皇甫殘聲,眼神表情似乎已經不認得皇甫了

二爺:居然打起來了

皇甫殘聲隨手一撥,甘寧一拳竟然變成擊向自己的面門。皇甫殘聲灌移除疾病

二爺:移除疾病灌久傷身,且不保證藥到病除

祁燕城:皇甫兄,不管那人是不是你要找的西門殘君,現下他都不在此處。你問了也沒用

皇甫殘聲:(看著祁燕城大聲說)若是他帶走…(看司馬懿一眼,消音)…罷了。

司馬懿:玉面琉璃,機關輪車,今日那人確是逆行孤舟排行第八的西門殘君。正是他由你身上奪走五彩石。皇甫兄為何如此在意這人?

皇甫殘聲:司馬兄又為何來得如此之巧?司馬兄到此想做什麼生意?(二爺聽著聽著眼睛就閉起來了)

司馬懿:說來話長,大家都累了,就先歇會兒再談吧

祁燕城見兩人話已說開了,自己既插不上話,到一旁石上盤膝趺坐,默運心法,補養早先法術耗竭的睏倦

皇甫殘聲:是啊,我累了(到後頭睡覺去,等大家睡覺準備落跑。無法接受自己的另外一面是壞人,自暴自棄中)

創作者介紹

繭居窩巢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