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鍘不完的飛龍在天的歷史到開不完的僵硬紀錄

頭槌燕與守序善良餅

2007/08/19

所謂連篇累牘的廢話,當然就是指這個。

已經不只一次看到連續五到十分鐘(以上?)的對話,劇情沒有推展,對談的角色也沒有做任何事情,就是在聊天——包括理應很精彩的最後兩集與開頭兩集。聊天的內容除了互相吹捧、分析局勢(每集換個組織分析一次)之外,似乎還有辯論。辯論的內容不外是立場的衝突、觀念的對立,簡單說就是小白臉與大餅臉的不同,但這種簡單明瞭的事情需要每隔幾集複習一次嗎?

其實最大的問題仍然是劇情沒有推展,那幾分鐘的戲看了跟沒有看,不會有差別。對話確實可以表現角色的個性與特色,但不是唯一的方法。騎鹿人明知回生水是假仍讓箭無形的女友喝下以導致箭無形倒戈,這樣的作法所表現出的角色個性、想法、價值觀遠比整整一小時的對話更加有力。

如果單只有連篇累牘的廢話也就罷了,更難讓人融入劇情的是奇怪的邏輯。天下止武的思想本身即不堪一擊,大餅臉初對小白臉那個莫名其妙的心弦一動更是不知所云,月神的最後一箭還是配樂出來才想到原因。最明顯有問題的大概是不丟石頭的石頭燕對上笨貨色龍那一場,放眼整部劇集,血最厚、體質最高的出場角色絕對不是石頭燕。可以讓笨貨色龍打到哭著說「你為什麼還不死」的人絕對是魔像無名。收石頭燕無妨,用最不合理的戲收了他並不能表現出他強大的意志力,只是蹧蹋——當然,在此之前這個人早就淪為沒特色沒個性沒戲份的二三線配角去了。

不過,石頭燕那個頭槌跟笨貨色龍那個膝蓋是怎麼回事?如果這是他們本來的武功特色也就罷了,打到一半突然拿出格鬥電玩的動作究竟有什麼意義?

 

近期的角色最有人氣的應該是那對成全去了的小倆口,畢竟好人只會泡茶聊天跑龍套,笨貨色龍那邊除了魔像跟小白臉之外盡是看起來又弱又笨的貨色和汪汪叫的狗。仙靈地界的人真是活太久講話完全沒有時間感;地獄島果然是壞人;莫美人家鄉的人熱愛自報乳名。不過小倆口也只有拿蘋果釣噴火龍的戲碼,花瓶月跟暴力月根本不是同一個水平,三張嘴的外型更不用說。說起來,到底是哪位天才決定讓大餅臉轉到守序善良陣營的?小白臉到底是漏看了多少集所以不知道這個人連騎鹿人都可以犧牲?

 

創作者介紹

繭居窩巢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