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殘聲(端木流觴)因緣列表(初至七)
初〈對自身血統的驕傲〉上

○初-崇拜爺爺端木挽瀾

身為儒門天下少主,向來稱端木挽瀾為爺爺,但實為外祖父。端木挽瀾名震天下,文武雙全,無論人品、實力皆為儒門之首,一直是端木流觴崇拜、效法的對象。

○初-依戀母親端木秋水

皇甫嵩奉宿仇董卓之命上京時,自知有死無生,並可能連累親族。為了保住摯友端木挽瀾獨生愛女端木秋水與甫滿月的嫡長孫皇甫殘聲之命,命次子皇甫酈將端木秋水母子送回曲阜儒門天下。回到曲阜的當天夜裡,端木秋水懸樑自盡。

從小聽著母親的無數優點長大,雖然自己毫無印象,但對母親相當依戀。十二歲時,在母親生前最喜愛的小院中遇見貌似母親的女子,雖然心知母親已死,仍心甘情願的為其所騙。

○初-尊敬祖父皇甫嵩

皇甫嵩雖為親祖父,但只在他死前相處片刻,因此感情不深。但是自幼聽人述說其事蹟、行誼,雖不贊同其愚忠的行為,也敬佩他的功業、為人與操守,並以此血統為傲。

初〈奉行正道〉上

從小耳濡目染皆是儒家思想,在課堂上傳授學生的也是先聖之言。理所當然的嚴守禮法,實踐忠恕之道,貫徹信義兩字。認定為正道而犧牲自我也是理所當然之事。因為同時具有武林人的身分,遵守武林規矩,不違江湖道義也是其行為的準則。

○二-誓言再見孫姑娘-上→中【五解】

孫靈在黃巾亂兵中堅持為眾人斷後,依皇甫殘聲平日作為絕不可能放任一個弱女子為己送死,故立誓若孫靈遇害,則盡誅黃巾然後自刎謝罪。回到林中發覺孫靈失蹤憤而怒罵甘寧,德之孫靈可能無恙後才得以安心。

▲第五回:中→解

孫靈之父與孫靈先後現身,未違背誓言。

○二-鄙視周瑜-下

周瑜在眾人難敵殘兵時出手相助,但全然瞧不起眾人,也不願協尋孫靈,武功雖高但如此人品實在令人不屑。身為武林中人,日後勢必得對其輕蔑侮辱之言有所回敬。

▲第五回:下→中

周瑜對魯瑜的態度連對人應有的尊重都談不上,魯瑜不願隨他回江東便任其成為司馬懿的陪葬品,如此冷血的作法更讓人瞧不起。

○五-孫靈之父相救之恩-下

自稱莊稼漢的蒙面人原來是當日救走孫靈的孫靈之父。二度硬接鳳舞九天時因不敢使用天命能力,已抱著身受重傷的覺悟。此時孫靈之父破去鳳舞九天,卻也因此來不及逃走,感激之餘決定若有機會必當回報。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孫靈之父會放著孫靈之兄闞狄不管,卻將孫靈託付於己。

 

初〈儒門天下的未來領導者〉上

身為儒門天下少主,以十歲之齡成為儒門書院教席,一舉一動皆是眾人注意的目標。一直認為儒門天下是自己的責任,凡事皆以儒門天下為重,只盼不辱端木挽瀾盛名。向來要求自己表現得完美無缺,不能因感情誤事,每一個決定皆須對儒門天下負責,所背負的壓力與責任極重。

儒門天下在各地皆有商會,一年前開始接手幾筆生意,沒想到半年內連賠三百家店鋪,傳為江湖笑柄。受此打擊而辭去儒門教席之職,終日閉門不出。端木挽瀾見其太過消沉而命他出外遊歷散心。

出外後,因刻意不使用儒門少主端木流觴之名,改回默默無聞的本名皇甫殘聲,而開始展現出自我更真實的一面。

 

一〈探索天命、龍脈、穢氣、陰謀等關連〉下

陷入涿鹿幻境之後,懷疑起當年之戰的真相,左慈、紅髮少女與無面妖的陰謀,蚩尤之血的特殊之處。與自己擁有相同血脈、天命者也陸續出現。

△第二回:下→上

因弘農王之故,努力想開啟天命能力為弘農王祛除穢氣。

△第三回

因華佗所言,決心一探朱雀山莊。

○一-對祈燕城的信賴-下

相識於四海第一家酒樓,隨後一起落入涿鹿霧境,再經歷捉妖、黃巾、弘農王與殘兵等事。祈燕城行事果斷,道術高明,雖無深厚交情,卻是個可信賴的同行者。

○一-對蘇楊的憤怒-下

相識於四海第一家酒樓,隨後一起落入涿鹿霧境,再經歷捉妖、黃巾、弘農王與殘兵等事。蘇楊雖是同行者,背負相同天命,但行事衝動,未能顧全大局,對殘兵報仇的舉動更險些害死眾人,一直無法原諒他的行為。

▲第五回:下→中

蘇楊表明曾為黃巾,又侮辱弘農王,兩者皆犯其大忌。

▲第七回:中→上

將聖樹下的其中一顆蛋視為蘇揚,為弘農王也為天道拋開兩人過往所有的恩怨,只求蘇揚莫被穢氣吞噬,不可讓郭嘉陰謀得逞。

○三-神秘的闞狄-下

在假華佗處遇到虛弱的甘寧與其義弟闞狄,其後發覺闞狄同樣具有發動五彩石的能力,因天命能力相同而接納此人一同前往朱雀山莊。

▲第五回:

闞狄能變為黃鼠狼,來歷與能力均十分詭異。

▲第六回:下→中

與闞狄夜話之後,對其性情與能力更加了解,視之為一位值得深交的朋友。

○三-情感:對出手金銀魯二爺的同情-下

出手金銀魯二爺為江東有名的紈褲子弟,但在假華佗遭殘兵刺殺之際,得魯二爺金銀生死帖之助解圍,並邀眾人上元寶號,告知真華佗的下落,心中感激,也思回報。

▲第四回:

魯二爺的元寶號沉沒,救其上船。發覺魯瑜平易近人,但因其身分而略為保持距離。

▲第五回:下→中

原先未能信任魯瑜,故其問及山越之行與弘農王時含糊回答。但周瑜對魯瑜的態度全無半分尊重,宛若魯瑜只是魯肅的附屬品一般,一切只是為了表示尊敬主人。當時激於義憤,不願魯瑜就此毫無尊嚴的回江東而說服魯瑜回轉。兩人同為富家子弟,上頭同樣有著威名遠播的親人,但儒門中上下無人敢這樣對待他,因此更加同情魯瑜。沒想到魯瑜因此被周瑜拋棄在戰場中,日後恐怕有家歸不得,而心生愧疚。但也因此開始信賴魯瑜,而決定將一切全盤托出。

▲第七回:

魯瑜對大神官東方姑娘之事多有保留,對其保留太多秘密的作為感到不滿。

看似無甚戰鬥力的魯瑜竟將魔獸化作金像,如此異能十分詭異。

 

一〈對鄭于文(司馬懿)的懷疑〉下

相識於四海第一家,性情隨和,但面相不定,又似與左慈相識,懷疑其身分與真正心意。

△第五回:

發覺其真實身分為司馬懿,對其四海第一家邀集眾人的意圖、蘇揚與紅月夫人的關係更為疑惑。

 

二〈佩服老馬〉下

在鄭于文宅中聽其一曲,然後在殘兵與周瑜對峙時聽到疑似為老馬所奏的胡琴聲,感覺此人定為絕世高手。雖不知為何甘為馬夫,但也相當佩服。

 

二〈忠於弘農王〉特

在水神廟中發現妖怪的真實身分為弘農王劉辯,為其氣度心折,從此甘為臣屬,誓死效忠。

△第五回:

發現弘農王失憶,關於水神廟之事全被遺忘,大受打擊。不過忠君之心並無改變,並且更想要保護此刻不堪一擊的弘農王。知道弘農王失蹤後,一心找回弘農王。

○二-尋找華陀【三解】

為解除弘農王身上穢氣而前往鄱陽尋找華佗。

▲第三回:→解

找到真華佗,華佗前往九江為弘農王治病。

○二-守護傳國玉璽五彩石、姜維

守護弘農王所託付的五彩石與未來的國之棟樑姜維。

 

三〈另一個我是誰〉中

華佗以銀針逼出體內的另一個人,深感震驚。但眼前諸事繁多,體內之人也未有劣跡,應無大礙。

△第五回:

不知為何人在拍賣會上失去意識,然後已出現在往山越的途中,而且再遇弘農王。

其後與甘寧談話時又失去意識,然後戴著面具、身穿黑衣在樹林中醒來。

○六-對司徒傷袖的好奇

得知另一個自己即是無情公子司徒傷袖之後,對此人既疑惑又好奇。與闞狄夜話之後,得知司徒傷袖竟為保護弘農王而與西門殘君決裂,大感意外。

▲第七回:

從郭嘉言談之中得知司徒傷袖的存在原來與郭嘉之血有關,但卻認為郭嘉與司徒傷袖畢竟不同,而將司徒傷袖視為一個獨立的個體。郭嘉說要找回空白的記憶可請華佗幫忙,但卻寧願等到有朝一日(雖然已不會有這麼一天)與司徒傷袖真正見面之時,再從他口中聽到屬於兩人的故事。

○六-對郭翔的責任

由於司徒傷袖命殘兵殺害唐凰,因此成了郭翔的殺師仇人。答應郭翔若他要報仇,無論何時何地,三招之內絕不還手。

 

四〈懷疑五銖拍賣會的底細〉下

在魯二爺邀請下共同前往神秘的五銖拍賣會,鄭于文在此購得朱雀山莊之畫,拍賣會外圍販售儒門天下武學,赤月宮裡的拍賣物更是奇特,但天下無奇不有,也不是十分在意。

△第六回:

自殘兵手中獲得唐凰的人頭,才知最後一件拍賣品與之後司徒傷袖提出的要求。但當時心中繁亂,無暇細思。

 

五〈對郭嘉吸取天命能力的疑惑〉中

使用天命之力硬接鳳舞九天時感覺到力量忽被抽取,回頭卻見山崖上的青衣書生,問答後才知此人乃是鼎鼎大名的四奇郭嘉。不知郭嘉何以能吸取自身力量,大感驚疑。

○七-對郭嘉的歉疚

守谷口時見司徒傷袖(郭嘉)帶著當初在郭嘉身旁的女弓手逃入谷中。戰事平息之後與其對談時才推測出此人應是四奇郭嘉。當年皇甫嵩助窮途潦倒的郭嘉進入水鏡學院,代價是取郭嘉之血救治皇甫殘聲的性命。

不知為何,郭嘉雖是敵對立場,手段更不光明磊落,卻無法對其抱持惡感,在歉疚之中更帶著一股親近之意。

 

六〈對孫靈的感情〉下

與孫靈對談後,孫靈再次落入險境而失蹤。與闞狄夜話之後,再也不能裝做不知道孫靈的感情。雖然無法有任何回應,但也無法再將孫靈視為與自己無關的人。

 

七〈鄙視諸葛亮〉下

趁東方越被逼至場邊時暗箭傷人,卑鄙。

 

七〈愛徒曹沖死小孩〉中

打完魔獸後見到儒門書院中的學生曹沖,還是那副精乖的死小孩模樣。由於與他兩位兄長都是好友,雖知曹沖之能足以自保,仍有些擔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afuna 的頭像
leafuna

繭居窩巢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