敵人

2007/10/03

聽到皇甫殘聲很容易跟人化敵為友的時候還蠻驚訝的。

其實,應該沒有這回事吧!

目前「皇甫殘聲」遭遇過的敵人,總計有(左慈)、黃帝、無面妖三隻、紅毛妖怪(弘農王)、黃巾賊一群、殘兵兵燹與異端神傀儡兩隻、小蝴蝶、假華佗、九尾狐與狐妖眾、偽黃巾黃祖軍、司馬懿的黃巾軍、郭嘉軍、周美人與一萬江東兵馬。當然打過的還要加上給蘇楊的一記耳光、在本少爺面前耍大牌的東方越和贊助大耳亮的一腳等等。

其中能夠化敵為友的除了特級因緣的弘農王,就只有郭嘉跟被沒收的司徒傷袖(這個本來也不算敵人)了。

弘農王沒什麼好說的,因為妖怪不是他的原型。郭嘉的因緣來自司徒傷袖,而皇甫殘聲和司徒傷袖的對立關係只是來自他身為逆行孤舟八人之一,嚴格說起來是皇甫殘聲與孤舟的過節。

但比那八百年前的樑子更重要的是,司徒傷袖是皇甫殘聲的半身,與他共存多年的靈魂。對皇甫殘聲來說,驚覺自己體內有著另一人的震撼雖大,但隨之而起的卻是好奇心──那是個什麼樣子的人?

第三回初見,只知道那人脾氣不太好,攻擊性很重。第六回知道那人竟是鼎鼎大名的司徒傷袖,嚇了一大跳,不過那時又有更大的打擊,因為弘農王失蹤了。

幕間補跑一回話家常後,皇甫殘聲才知道司徒傷袖為了替某人保護弘農王,不惜與義兄劉協割袍斷義。司徒傷袖雖然失敗,但皇甫殘聲也知道在這一點上,自己是虧欠他的。

這個人的缺點大概就是欠了人情債以後會變得很容易心軟,何況司徒傷袖就算刻意對他隱瞞自己的存在,也不是什麼大惡。

第七回皇甫殘聲報著對司徒傷袖的好奇、人情債與勉強可稱之為兄弟之情的那份感情去找人,結果談了幾句話才發現那人不是司徒傷袖,而是郭嘉(還蠻好猜的)。

郭嘉是敵人,卻不是壞人──至少他在皇甫殘聲面前並沒有為非作歹。戰陣上的敵對、戰場上的殘酷,對皇甫殘聲的觀念中是稀鬆平常之事,沒有恨與怨,就只是立場不同。加上郭嘉之血令他存活至今的事實,對皇甫殘聲來說,自己這一條命絕不是祖父讓他得以進入水鏡學院便可還清的。

又是一條人情債。

 

不過,同樣是立場敵對,周瑜卻沒有化敵為友的可能。當然是因為黑吃黑的卑鄙作風,絕非皇甫殘聲所能接受。大耳亮也是同樣的道理,偷襲東方越的作風令皇甫不齒。雖然東方越怎樣也不可能是皇甫欽佩的敵人或對手(要化敵為友前至少該有這樣的條件),因為那傢伙實在是傲慢自大又無禮。

所以皇甫殘聲到底會討厭什麼人這問題的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

說得籠統一點是背離正道,說得清楚一點,就是擁有不忠、不孝、不仁、不義、無禮、貪婪、無恥、言而無信等任何一種情況的人。──又不是現在轉吸管玩泡泡的PP,誰說邪惡陣營就只會殺人?

當然,披髮人屠再怎麼可憐,皇甫殘聲還是不會跟他成為兄弟的。畢竟,司徒歸司徒,皇甫歸皇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afuna 的頭像
leafuna

繭居窩巢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