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媽媽好難過

2013/10/23

昨天一起床,陳媽媽就說她好難過,於是乎,刷牙洗臉先放一邊,睡眼惺忪地聽她說完了早上發生的事。

事情發生在陳媽媽每天早上打太極拳的社團。昨天,社團中有位信仰天主教的年長師姐拿了反多元成家的連署單來,要大家幫忙簽名。這位師姐家境富裕,常請社團吃早餐、午餐,換言之,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欠了她一點兒人情。依台灣人的性格,不難想像這故事接下來會怎麼發展。

唯一的例外是陳媽媽。陳媽媽一看到連署單就和師姐辯論,當然不可能簽那個名。不過後來陳媽媽要教另一位師姐打拳,兩個人到旁邊練習去了。

練完回來,年長的師姐把單子遞給那位師姐,說:「只剩你沒簽了。」最後,除了陳媽媽之外,人人都在連署單上簽了名。

社團裡每個人都反對多元成家且有意參與連署嗎?未必,只是人人都欠了那位年長師姐的人情,不好意思拒絕。

對我來說,這故事只讓我更加明白為什麼反多元成家連署可以在短時間內迅速超越多元成家連署的人數。我原本只想到這些以宗教團體為核心的組織有錢、有權、有人脈、凝聚力和動員能力,倒沒想到他們所擁有的資源讓他們掌握了多少隨時可收回的人情債——尤其是這種「無傷大雅的小事」,不過是簽個名嘛,於己何損?又何必為此撕破臉?

至於陳媽媽,讓她難過的不是那位年長的師姐和她立場相異,而是大家都簽了名這回事。不是每個相信自己是標準異性戀的人身邊都有公開坦承自己性向的LGBT族群,於是只能正視並接納他們的存在;不是每個人都能體會到這些人的親友有多麼希望他們能得到幸福與保障;不是每個人都能想到自己的下一代或下下一代也有可能是LGBT族群且因為得不到應有的權利而痛苦。那也就算了,公眾觀念的改變與進步本來就不會太快,更何況理性思考從來也不是台灣教育中的一環。讓陳媽媽難受到差點決定再也不去社團(幸好她沒有)或者取消下週聚餐(這倒是無妨)的原因是團體中多數人的屈從與盲從——屈服於人情壓力、盲目地跟著大家走。

呃,這不就是台灣人嗎?

沒有同理心的女兒表示:「你的屈原病又犯了。」

不願意屈服、妥協,實在是種麻煩的人格特質。不過都生為這種人了,嚷著自己是自找麻煩也不算真正的接納自我吧?在自己能接受的狀況下找出和自己相處的方法才不會真的落到只剩跳汨羅江一途啊!

嗯,我說的不是陳媽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afuna 的頭像
leafuna

繭居窩巢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