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

第二回 天命之人  第二節 朱雀畫

花廳外遍植芝蘭,午後清風拂來,香氣徐徐,叫人神清氣爽。鄭于文快步迎了出來,請三人上座。花廳之中早擺了一桌筵席,眾人在四海第一家已用過午膳,故桌上擺的皆是茶點香茗。

鄭于文以茶代酒,先敬了三人一杯。祈燕城唯恐他和皇甫殘聲又開始你罰三杯我乾兩杯的鬧個沒完,搶著道:「鄭公子在酒樓上說近日曾遇到怪事,不知是什麼事?」

鄭于文朝著一旁侍候的管事點點頭,管事自懷中取出一個信封,送到祈燕城面前。信封上微帶妖氣,裡頭裝著一張白紙,紙上寫著一行潦草凌亂的血字:

今夜子時,備生肉二十斤。

祈燕城看了一眼,便將信紙傳給皇甫殘聲與蘇楊,問道:「這是誰所留?」

鄭于文道:「最近九江城裡出現了一個妖怪,要求夜裡在無人的院落中放置生肉。牠出現之前,便會在那人家中留下這樣的一封信,只要照其吩咐去做便不會受到傷害,若是不從就胡亂殺人。咳,在下倒也不是吝惜這二十斤生肉,但妖怪出沒使得人心惶惶,總非好事。在下請祈兄至此,便是想請教祈兄是否有其他辦法應付這妖怪?」

鄭于文口說應付,實則希望將妖怪擒住或誅殺,祈燕城明瞭他的意思,點頭道:「降妖除魔本是我輩應為之事。只不過要麻煩公子準備一些物事……」祈燕城一面交待,鄭家的管事一面吩咐下去,一面討論要在哪裡佈置等等細節。

皇甫殘聲見紙上的血字跡潦草,但氣勢逼人,讚了幾聲便交給蘇楊。蘇楊一見血字便臉色發青,不敢多看,連忙還給鄭家管事。皇甫殘聲對捉妖之道一竅不通,無心多聽,便起身觀賞廳內陳設的古玩與字畫。廳內陳設雖然不俗,但皇甫殘聲瞧多了稀世珍品,俱未放在心上。惟獨邊上一幅水墨畫雖只寥寥數筆,但氣勢非凡,意境深遠。皇甫殘聲家學淵源,對歷代書畫多有研究,卻看不出此畫手法與作者,好奇心起,便上前細看。

畫上一角題了四字「朱雀山莊」,字如龍飛鳳舞,筆力過人,瀟灑中隱帶衝天之勢,絕非凡品,卻又不是當代任何名家之作。皇甫殘聲研究了半天看不出個所以然,轉頭道:「這幅畫超凡脫俗,乃是世所罕見的逸品。不知鄭公子由何處得來?他日有緣,在下定要登門求那位名家賜畫。」

鄭于文得祈燕城應允捉妖,心情大好,含笑道:「我也是自『五銖拍賣會』上得來,拍賣會並未說明作者何人,在下買畫向來不問名氣,只覺甚是喜歡便買下了。」

蘇楊聽兩人談論,便也轉頭望去。他對書畫一竅不通,也不知什麼筆法意境,但覺畫中似有一股力量,隱隱約約牽引著己身異能,但究竟如何又說不分明。蘇楊訝然道:「這幅畫裡是不是有些什麼啊?」

祈燕城正與管事討論,聽得蘇楊提醒,抬起頭也發覺畫中似有古怪。祈燕城走到畫前,取了張黃符,寫上咒文,在眼前一劃。天眼一開,祈燕城頓見四周皆化為一團烈火,眾人身處火海之中,卻無所覺。猛地一頭鳳凰自火中飛出,展開巨翼,長鳴著飛向南方天際,隨即與烈火一同消失無蹤。

眾人不識道術,皇甫殘聲見祈燕城劍指一劃後隨即兩眼精光四射,臉色陰晴不定,問道:「祈兄,怎麼了?」

祈燕城回過神來,指著畫上的四字問道:「鄭公子,請問這朱雀山莊可是在南方?」

鄭于文點頭笑道:「祈兄見識當真廣博。不錯,這朱雀山莊便是南方山越族的聖地之一。」鄭于文話才說完,一個孩童便蹦蹦跳跳的追著一顆籐球跑進花廳,他沒料到花廳內有這麼多人,嚇了一跳,囁嚅著對鄭于文道:「鄭叔叔,對不起,我不知道……」

鄭于文與左慈關係未明,祈燕城對鄭于文也抱著三分戒心,趁著鄭于文分心之際,低聲對皇甫殘聲道:「方才我開天眼一觀,見到一頭鳳凰浴火而生,飛往南方。」皇甫殘聲心思與他一般,微微點頭,並不答話。

鄭于文見孩童闖入,臉色倒也沒什麼改變,正待開口,又見一個美貌少女追著孩童匆匆奔入,急道:「小維,不可以進去!鄭叔叔正在招待客人!」少女一進花廳,發覺幾個人都望著自己,羞紅了臉,低聲道:「對不起,我失禮了……」

皇甫殘聲出身名門,說些場面話本是他最拿手的事情,他見孩童一臉快哭出來的模樣,少女又困窘不已,便含笑道:「我們也只是閒聊,談不上打擾,姑娘毋需多禮。」

少女感激的望了皇甫殘聲一眼,拉過孩童,低聲道:「謝謝公子。」

鄭于文哈哈一笑,介紹了三人名姓。少女自稱姓孫名靈,孩童名叫姜維,是孫靈母親在路上撿到的孤兒,父母均死於亂軍之中,如今與她們母女一同住在山裡。冬季時山上寒冷,姜維體弱多病,所以每年冬天均到孫母故交鄭于文宅中避寒。

姜維臉色蒼白,身體瘦弱,不時還咳個幾聲,確實病得不輕。但他雙目靈動,看起來著實聰明伶俐。皇甫殘聲童心忽起,微笑著拾起藤球,笑道:「你都和誰一塊兒玩?」

姜維拉著孫靈的衣袖,「靈兒姊姊!」

「大哥哥陪你玩,好不好?」姜維開心的點頭,皇甫殘聲一笑,輕輕將球拋給姜維,拉著他的手走出花廳。

孫靈忙道:「小維,你還在咳嗽呢!」但姜維玩興大發,早蹦蹦跳跳的拉著皇甫殘聲跑出去了。

鄭于文笑道:「靈兒,別擔心,皇甫公子自有分寸的。」

「可是……」話雖如此,孫靈還是不放心,急急忙忙的追上兩人。祈燕城派人備好作法所需各種物事,便往今夜捉妖的偏僻院落去了,蘇楊自見了血書後全身發毛,不敢離祈燕城太遠,連忙跟去。鄭于文吩咐管事一切聽祈燕城吩咐後,自去歇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afuna 的頭像
leafuna

繭居窩巢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