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

第四回 月上五銖  第二節 拍賣

四人走出山谷,眼前豁然開朗,寬廣平原上矗立著一座小城。城門口站著一個身型面貌皆與顧人遠無異的男子,但他身穿一襲式樣古怪棗紅長袍,神情大異。

魯瑜訝然道:「小顧,你怎麼來了?」

那「顧人遠」怔了怔,隨即滿臉堆歡,笑道:「在下顧仁遠,仁是仁義的仁,遠是遙遠的遠。二爺定是將在下錯認為舍弟了。」

魯瑜愕然道:「可是小顧沒說過他有個哥哥啊!」

顧仁遠微笑道:「何只一個呢?我們顧家子弟三千,各有其主。」說著,顧仁遠將手中的包袱遞給魯瑜,「一刻後,拍賣會將在主廳紅月宮開始。請二爺與貴友換上包袱中的衣物。在拍賣會上,貴客們一律不使用真實身分進行交易。」

四人依言換上包袱中的赤紅長袍,戴上氈笠。四人面貌全為笠帽外的紗巾所遮,彼此一看頗覺有趣,都笑了起來。皇甫殘聲笑道:「這麼一來,知道每一位交易者真實身分的,也就只有你們拍賣會的人了。」

顧仁遠笑道:「貴客請放心,五銖拍賣會絕對保守客人的秘密。」

「但是,五銖拍賣會上不是沒有不可交易之物?」皇甫殘聲大笑說完,頭也不回的與三人一齊入城。

城 中是一個熱鬧的市集,每人都頭戴氈笠,紗巾掩面,與他們穿著相同式樣的長袍。長袍共有青黃白黑四色,除了他們之外並無紅袍之人。蘇楊往攤上瞧了一眼,愕然 發現水鏡學院中的天機卷冊竟有大半流落在此。闞狄蹲在一個廉價出清的攤位之旁,翻弄著一堆泛黃的帛卷,帛卷中的文字如蝌蚪一般歪七扭八,卻是他彝族的古 籍。皇甫殘聲心中更是驚異,眼前攤位上的秘笈囊括武林各大門派經典,竟連他儒門中的幾部絕學都名列其中。

魯瑜找人問明了紅月宮的方向,便拉著三人離開市集。越往西走,景色越是荒涼,四周盡是寸草不生的岩壁。蘇楊忽然感到此處有些似曾相識,不由一愣。四人走到紅月宮外,發現宮門前百步之處立著一塊赤晶巨石,巨石上刻著「天生紅月」四字,背面則有兩道交叉劍痕。

皇 甫殘聲一時興起,持扇在赤晶巨石上一劃,發覺晶石硬逾鋼鐵,以他之力尚且無法傷之分毫,方知留下劍痕者的功力必遠勝於他。皇甫殘聲好奇心起,運起浩然天 訣,伸指沿著兩道劍痕輕劃而下,發覺其中一道十分熟悉,另一道則在熟悉中微帶陌生,便將勁力緩緩灌入石中。哪知石中忽然傳出一股柔和的勁力,倏忽間已將皇 甫殘聲推到百步之外的紅月宮旁,大感驚異。

三 人嘖嘖稱奇,追上皇甫殘聲,一同進入紅月宮,隨著穿著棗紅長袍的侍者到了一間包廂之內。包廂的一面開了扇大窗,透過窗口的珠廉,可以看到底下的石砌大廳與 一旁左右兩排一模一樣的包廂。大廳裡空無一人,中央懸了一面銅鑼。包廂裡鋪著涼蓆,蓆上擺著一張矮几,几上放著一盞昏暗的油燈與幾樣茶點。昏暗的燈光與珠 廉的設置顯是刻意不讓人瞧清房間中交易者的形貌,魯瑜想起周瑜交代要找出指南車的得標者,不由暗暗發愁。侍者將角落的一扇屏風移到門邊,擋住了門外的光 線,三人這才發覺原本屏風之後的位置靜靜坐著一人,與他們一樣身穿紅袍。

那 人一聲輕笑,道:「小瑜,你來了。」聲音婉轉動人,竟是女子。魯瑜只覺這聲音似曾相識,但一時卻又想不起是誰,只得含糊稱是。女子一指身旁的木箱,道: 「交易物品我已幫你帶來了。」說著,女子搖搖頭,嘆了口氣,柔聲道:「你啊!怎麼這麼不小心呢?若周郎知道你讓古碇刀沉入江中,不知會有多麼生氣呢!」

魯 瑜嚇了一跳,不知這女子怎麼如此神通廣大,竟將隨元寶號一同沉入江中的古碇刀給撈了起來。魯瑜正要詢問女子身分,她卻一擺手,往窗口一指,示意魯瑜噤聲細 看。魯瑜一轉頭,發現下方大廳中走出了一個身穿棗紅長袍的人,手捧一個奇詭的臉譜面具。魯瑜不認得此物,皇甫殘聲與蘇楊卻覺心中一緊,那面具竟與當日水神 廟外火焰刀者的兩名隨從之一完全相同!

手捧面具之人向四方團團作揖,高聲道:「四方貴客駕臨五銖拍賣會,實令紅月宮蓬蓽生輝。今日的交易物皆為上好精品,首件便是殘兵的一次任務!」

聽到殘兵兩字,蘇楊只覺胸中一熱,再也按捺不住,起身大聲對著魯瑜道:「學長!幫我出價!」

魯瑜喔了一聲,問道:「你有什麼價可以出?」

蘇楊伸手一摸懷中的十兩紋銀,正要開口,卻聽到隔壁包廂中有人喊了聲:「黃金百兩!」

主持者才重複了「黃金」兩字,另一間廂房中便有人冷笑道:「幾個臭錢豈及得上一把名劍『魚腸』?」

眼看價碼越喊越高,蘇楊只得默默的坐了下來。一旁皇甫殘聲忽道:「殘兵與蘇兄有滅門之恨?」

蘇楊道:「不錯!」

皇甫殘聲微笑道:「殘兵不過是個收銀取命的殺手組織。買下一只面具容易,買下背後的主使者之命卻難。即使如此,蘇兄還是想要得到這只面具嗎?」

蘇楊領悟皇甫殘聲言中之意,想了片刻後,點了點頭。此刻價錢已喊到快艇一艘,蘇楊不由有些緊張。皇甫殘聲淡淡的道:「那就十萬兵馬一年軍糧吧!」

魯瑜最喜擺闊,聽人輪番喊價正覺手癢,見皇甫殘聲如此大手筆,忙大聲嚷道:「好!就十萬兵馬和一年份軍糧!」

皇甫殘聲一愣,道:「二爺,在下說的是『供十萬兵馬食用一年份的軍糧』啊!」

魯瑜一驚,正欲改口,哪知主持者一敲銅鑼,大聲道:「十萬兵馬和一年份軍糧!恭喜貴客得標!」

皇甫殘聲搖頭道:「二爺出手如此闊綽,小弟甘拜下風。一年軍糧稍停便請人送到府上。」

魯 瑜傻了眼,默默的接過侍者送來的面具遞給蘇楊,暗自尋思這下要去哪裡生出十萬兵馬來。魯瑜頭痛時,下方的主持者又取出了一個長形木匣,大聲道:「未得標的 貴客切莫灰心,接下來的交易物也毫不遜色。第二樣,乃是戰神呂布的半柄方天畫戟!」主持者打開木匣,匣中乃是半柄金光閃閃的長戟。奇的是長戟並非攔腰折 斷,而是被某種利刃直直的剖成兩半。

左右廂房中又傳出喊價之聲,六號房中一個蒼老的聲音喊出:「項羽的霸王槍!」

皇甫殘聲搖頭道:「呂布之為呂布、項羽之為項羽,又豈是兵器之功?徒倚神兵利器之力者,焉能成為人中戰神?」

闞狄點頭道:「說得好!」

其他廂房輪番出價,最後六號房中那蒼老的聲音又喊道:「張角的《太平要述》!」蘇楊一愣,不知這本書怎會落到此人手中。只聽得其他人再無更高的價碼,主持者一敲銅鑼,命人將半柄方天畫戟送了過去。

魯瑜對方天畫戟全無興趣,吃了幾口點心,打了個呵欠,正覺昏昏欲睡,忽聽得那女子道:「來了!」

魯瑜一轉頭,只見下方主持者拿出了一個帛卷,大聲道:「第三樣拍賣物,三十六卷山越地形圖!」

魯瑜精神一振,正要出價,那主持者又道:「拍賣會已請人鑑定過,三十六卷地形圖皆為真本,絕無偏誤。」

魯瑜叫道:「古碇刀一柄!」

四周沉默了一會兒,六號房那蒼老的聲音忽道:「呂布的方天畫戟!」聽得此言,眾人才知他手中本已握有另外半柄的方天畫戟。這價錢無疑比古碇刀更高,主持者立刻跟著喊出「呂布的方天畫戟」七字。

魯瑜哇哇叫道:「籌碼不夠呀!這下該怎麼辦?」

那女子搖搖頭,自懷中取出一個錦囊,交給魯瑜,道:「周郎吩咐,如果價碼不夠,便再加上錦囊中的物事吧!」

「古碇刀一柄和……」魯瑜打開錦囊,依照錦囊中的字條喊道:「……江東大喬一曲!」

主持者一愣,道:「這……這價碼倒是難以估算……」

六號房中的老者笑道:「久聞江東二喬才貌雙全,精擅歌舞,卻是難得一見。既是如此風雅美事,那麼在下願將山越地形圖讓賢。想來君也無異議吧!」

主持者見各包廂中皆無聲音傳出,便道:「如此便恭喜貴客得標!」

女子站起身,道:「小瑜,那我等會兒就直接回去了。」

魯瑜這時才猜出女子身分,驚道:「孫大嫂!這這這……這不是太委屈你了嗎?」

女子搖頭道:「小瑜,你也這麼大了,還不知道山越與我們江東遲早會有一戰嗎?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那地形圖關係著日後我們與山越之戰的勝負啊!」女子說完,轉身去了。

皇甫殘聲搖了搖頭,低聲道:「青州兵與呂布……」皇甫殘聲的聲音甚低,只有坐在他旁邊的闞狄聽到,但闞狄卻不知他在說些什麼,問道:「青州兵跟呂布什麼關係?」

「呂布為曹操所殺,若有半柄方天畫戟落入曹操手中也算合理。」皇甫殘聲沉吟道:「張角敗亡後,《太平要述》並未為官軍所尋獲,想來應還在黃巾餘黨手中。曹操伐董失敗後收了三十萬青州兵,青州兵多半為黃巾餘黨組成,或許也將《太平要述》獻上了。」

蘇楊恍然大悟,道:「皇甫兄是說六號房那人與曹操有關?」

皇甫殘聲聳聳肩道:「我也只是推測而已。畢竟,這些也可能是他在拍賣會上買來的。」

此 時大喬已走到廳中,手抱琵琶,向著各包廂微微一福。她仍穿著那件赤紅長袍,看不出身段面貌,但不知為何,便這麼一舉手一投足,眾人只覺一個國色天香的絕世 美人已卓立眼前,隔著薄紗看不清面貌更添遐思無限。只見大喬素手一撥,琴音流瀉,輕柔婉轉的歌聲悠悠響起。曲是古曲,眾人早已耳熟能詳,但卻無人知曉此曲 竟可唱得如此銷魂。一曲唱罷,眾人聽得如痴如醉,各包廂中掌聲如雷。

主持者似也為大喬歌藝震懾,呆立了好半晌才取出一個尺許大小的木盒,大聲道:「第四樣拍賣物乃是指南車。」

蘇楊疑惑道:「一台車怎麼可能裝進這麼小的木盒?」其他包廂也有人有著同樣的疑問,便即有人質疑道:「據在下所知,指南車少說有數十丈高,怎有可能裝進這個木盒之中?」

主持者道:「貴客所言甚是。據古籍記載,指南車高八十三丈,寬達五十丈,在一般情形下確實不可能裝進這木盒之中。但拍賣會已證實過交易者有此能耐,此人甚至可將一座石山裝入一個布袋之中再取出恢復原貌。」

那人又道:「話雖如此,但要如何證明木盒中確實是指南車?」魯瑜聽出那人對指南車興趣頗濃,馬上豎起耳朵細聽。從這人的聲音聽來年紀甚大,但語音尖銳,顯得十分陰陽怪氣。那人頓了頓,道:「不如打開木盒,讓眾人一觀完完整整的指南車吧!」

主持者搖頭道:「貴客所言合情合理,但交易者曾言,只有在木盒之中才能封死指南車的行動,一旦打開木盒,便連交易者也難有把握再次控制指南車。五銖拍賣會願以多年來的信譽保證指南車的真偽,諸位貴客若信得過便請出價吧!」

由於不知指南車的真偽,這次出價的聲音顯得疏疏落落,價碼也無甚特殊,魯瑜豎著耳朵聽了一會兒,忽聽得那陰陽怪氣的老者聲音喊道:「周瑜的項上人頭!」

魯瑜一驚,不知這算哪門子的價碼。哪知主持者竟一敲銅鑼,喊道:「恭喜貴客得標!」魯瑜急忙往那陰陽怪氣的老者聲音傳出的方向望去,依稀判斷出聲音傳自九號房。主持者將木盒遞給侍者之後,再度走回大廳,手中空無一物。

眾人不知他弄什麼玄虛,卻聽得主持者朗聲道:「今日最後一樣拍賣物乃是,逆行孤舟!」

皇甫殘聲聞言一震,只覺體內有什麼東西炸開了一般,腦中一暈,失去了意識。闞狄見皇甫殘聲忽然軟倒,忙搶上扶住,哪知一股濃烈的玫瑰花香猛地衝入鼻中,連忙放手退開。

逆行孤舟八人乃是近年長江流域威名最著的八大高手,豈有任人拍賣的道理?此時各包廂中議論紛紛,也有不少人提出疑問。主持者道:「拍賣會已確認過,交易者確實有能力提出這項交易。拍賣的物品乃是義整艘完好無缺的逆行孤舟,連船帶人一併拍賣!」

此言一出,立時有人喊道:「天竺禪宗七十二絕技秘笈!」

「袁尚、袁熙兄弟人頭!」

聽 得眾人在自己眼前叫喊著逆行孤舟的價碼,莫名其妙淪為拍賣物品的司徒傷袖怒火中燒,冷哼一聲,拂袖而起,沉聲喝道:「所有出價者的人頭!」魯瑜為其氣勢所 懾,吶吶的依言喊價,喊完了才覺不對——這哪裡是喊價,根本就是出言恐嚇!此言一出,原本鬧哄哄的拍賣場忽地靜了下來。

好半晌,另一端的十五號房中忽有人道:「在下頗為不解,這次拍賣與五銖拍賣會一貫的風格並不相符。拍賣會既然已證實過交易者的能耐,可有證明的方法呢?」

主 持者沉吟了一會兒,道:「既然如此,便請諸位貴客一觀,拍賣品是否真確。」說完,主持者一拍掌,一個侍者緩緩將一輛輪車推入大廳之中。輪車上端坐著一個華 服公子,那人臉上戴著一張琉璃面具,竟是逆行孤舟中最為神祕的無行侯西門殘君。司徒傷袖萬萬想不到義兄西門殘君竟會現身在此,見他動也不動,拿起几上一只 空茶杯便往輪車射去。叮的一聲,茶杯在半空中碎成細粉,散落一地。眼力較佳者無不吃驚,擊碎茶杯的竟只是從輪車中射出的一枚銀針!

西門殘君本就擅於暗器機關,司徒傷袖見他尚能出手自保,便知他行動並未受制,如此說來,西門殘君乃是自願被人推進大廳的。司徒傷袖素知西門殘君心機深沉、精於算計,不由懷疑起這一切會否只是八爺他的一場陰謀,一時猶豫不決。

此時,那六號房的老者大聲喊道:「方天畫戟與霸王槍!」

主持者一敲銅鑼,大聲道:「恭喜貴客得標!今日拍賣會到此結束,請貴客依原路離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afuna 的頭像
leafuna

繭居窩巢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