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騎士】


Diary, K


CH.4 來自波佛的家書〈四〉


親愛的賽希,


我現在正在森林中寫著日記,喔,是的,我們離開波佛鎮了——可惜是暫時的。


要解釋這件事情有點麻煩,得從我踏進崔坦的房間開始說。


 


崔坦的情況很糟,他的體溫很低,臉色灰敗,臉上的傷口已經壞死化膿。他安安靜靜的躺在教堂小房間的床上,動也不動。除了緩慢的呼吸之外,幾乎就像個死人。


我迅速的處理完他的傷口,不同的是,這次我還以聖水清洗傷口。然後,拿起一整瓶聖水倒進他口中。崔坦突然開始激烈的掙扎,口中吐出大量的膿汁。如果不是我閃得快,一定會被他吐了一身。崔坦慢慢的平靜了下來,呼吸恢復平穩。雖然他仍然昏迷不醒,但臉色卻已好得多。


我想我猜得沒錯。


這是一個由聖法術、死靈法術和疾病融合而成的詛咒,三者交互影響,只解除其中一種是沒有用的。藥草可以治療疾病,而聖水可以對抗死靈法術,現在只剩下聖法術了。


我想知道的是:阻礙了兩種成分之後,能不能減緩詛咒的效果呢?


 


第二天早上,我和雨果咬著早餐的麵包回到了教堂。


讓我氣餒但不意外的,崔坦的情形又變糟了。


我用同樣的方法再幫他處理一次,看著他平靜而虛弱的模樣,突然感到有點害怕。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詛咒與我的治療同樣都在消耗他所剩無幾的生命。如果不能在他的生命之火燃燒殆盡之前找到一個能夠解除聖法術的人,那我是不是不要再去動他比較好呢?


我拖著沉重的腳步去探望米娜阿姨,她的情況也沒有好轉。我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為她進行那沒有效果的治療。


「喂!你看過溫蒂了嗎?」


在這個時候聽到卡夏爾的聲音真好,我鬆了口氣,跟他一起走到教堂另一側的小房間,藉機把難以決定的選擇拋到腦後。


「我跟你說喔!昨天威廉一看到索里埃,就把墓園裡那些倒塌的石碑都舉起來往他砸過去!」卡夏爾睡了一夜,精神似乎好很多了,「那種力氣真是叫人難以想像呢!」


「那你怎麼沒幫索里埃的忙?」


「我不在嘛!」


「你跑到哪裡去了?」


說話的時候,我們已經來到了教堂另一側的房間。房門是鎖上的,木門上只有一扇小窗可以打開。我敲了敲門,說:「你好,我是隱者村的琪琪,我想請教你幾個問題。」


「你走開!我不要看到你!走開!」溫蒂的尖叫從門縫中傳了出來。


「受感染的人好像都特別兇?」


「這不能當成證明啦!」


我和卡夏爾小聲的交換了意見,我輕輕拉開木窗,咻的一聲,一個水瓶從窗中射了出來,砸在我們身後的牆壁上,碎成千百片。


我和卡夏爾對望了一眼,他拿出法術材料包,比了幾個手勢,逼真的崔坦影像從他身後浮現,走到門邊。


房裡響起了抽氣的聲音。


我從來沒想到幻術原來可以這樣用,對卡夏爾豎起了大拇指。他小心的控制著影像,讓影像以崔坦的聲音說話:「溫蒂,別害怕,他們是來幫我們的。」


碰!


不知道是什麼撞上了房門,溫蒂瘋狂的大吼:「你騙人!你騙人!你不是崔坦!」


「她怎麼會看出來的?」


「我怎麼知道?」


我和卡夏爾正錯愕的時候,厚重的木門被一股強大的力道撞裂,披頭散髮的溫蒂從房裡狂奔而出,向外衝去。


看到這股非人的力量,我們已經不需要證明什麼了。


「卡夏爾!不能讓她離開!」


「這還用你說!」


我從走道上的窗戶跳了出去,繞到門口,正好看到溫蒂往我衝來。卡夏爾追在她身後,雙手一揮,一大片的蛛網從地毯上冒了出來,纏住了溫蒂。溫蒂尖叫著俯身撕扯著蛛網,在粗大蛛絲的干擾下緩緩前進。


「琪琪!她的力量太大了!蛛網術撐不了多久!」


一己的力量本來就不足以為恃。」這句話不是說給卡夏爾的聽的,我說的是Ogham文。


我緩緩彎下身體,四肢著地,垂下頭,向大地之母致意。我依舊望著溫蒂與卡夏爾,但我的意識已退回靈魂深處,在一片黑暗中感受著我的皮毛、我的肌肉、我的爪與牙。


我從來沒有這麼做過,但我知道自己可以,我可以從人類瘦小無力的形體中解放。


一頭棕熊。


一頭年輕、矯健,對自己的力量充滿自信的母棕熊。


我張開大嘴,對眼前瘦弱困乏的女人厲聲咆哮。女人吃驚的望著我,在那一瞬間的空檔,我強而有力的後肢一撐,把龐大的身軀拋向空中,把她撲倒在地上。


被我緊緊壓倒在地的女人驚慌失措的對我又抓又咬,但她又短又鈍的爪與牙根本無法穿透我粗硬厚重的皮毛。遠比她瘦小得多的男孩拿著一根繩子跑了過來,我嗅了嗅,覺得他的味道很熟悉,稍微抬起身體讓他抓住女人的手,把她綑了起來。


我慢慢的站了起來,以人的方式。


卡夏爾抬頭望著我,「你剛剛真的變成了一隻熊?」


「我本來就是。」我說完,抓起溫蒂的雙手,和百思不解的卡夏爾一起抬著溫蒂,把她關進最後一間完整的空房間。


我們才和神父交代完溫蒂的情形,一個警備隊員就衝進教堂,大叫:「琪琪小姐!隊長請你們趕快過來!」他的臉色十分蒼白,看起來像是受了很大的驚嚇。


「詛咒擴散了嗎?」


「又出現新的犧牲者了?不會吧!」


「沒錯,但不是這樣……」他語無倫次的拉著我們跑到波佛鎮邊緣的木柵欄上頭,卡夏爾只看了一眼就轉過頭望著我,眼中滿是恐懼。


我不敢置信的摀著嘴巴,跌跌撞撞的退了幾步,差點摔到柵欄下方。警備隊員緊緊抓著我的肩膀,雨果也用他微冷的身體緊緊靠著我,但我依舊覺得自己是汪洋中的浮木,找不到一絲依靠。


 


遠處的森林,全部枯萎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afuna 的頭像
leafuna

繭居窩巢

leaf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